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纪 > 1707.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那一剑
    只是,在林飞动用真元,要催动这一道剑光时,那道剑光却是猛地一震,林飞都是来不及去镇压,一阵错愕时,那无边剑意顿时穿过层层剑光,透体而出。

    强大的剑意,直接是将这方圆十几丈,化为了一片剑气纵横的世界……

    “威力倒是不小。”

    不过很快,林飞就是适应过来,这毕竟是来自于林半湖的传承,再大的威力也见怪不怪了,只是这少说也得是存在上万年了,这剑意依然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却是很不简单……

    “咦……”

    林飞正打算将这一道剑光,尝试炼化之时,却是发现,这道剑光,居然又是突然一震……

    这是……

    林飞顿时心头一动,知道这是这剑光是被催动起来了,可能是要显示出一点什么东西……

    果然……

    就在这剑光猛的一震之后,其中居然是显化出了一副画面……

    那是一片无边无尽的黑暗世界,不多的一点亮光,就是地面蜘蛛网般的大片裂缝之中,暗红色的岩浆,流动之时,还时而有一股股岩浆,从地下激射而出,竟是向上喷涌数万里。

    借着这岩浆的光芒,可以发现,天空也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任何星辰与太阳,仿佛这就是一片毫无生机的世界……

    而向着更远处看去,就会发现,在这无尽黑暗之中,竟是有着一头形态各异的狰狞异兽。

    它们有的身高万丈,有的只是正常虎豹大小,彼此厮杀,吞噬,大片的血液在地面次形成一道血河,跟岩浆融合在一起,发出嗤嗤响声……

    而向着更远处看去,却到了视野尽头,也看不到什么了,仿佛这片世界无边无际一般……

    但是林飞知道,这片黑暗世界并非永恒,等到这里面那位统领一切的君主醒来之时,整片世界,都会迎来苏醒,变成白昼!

    “黑渊……”

    在这画面出现的第一时间,林飞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就是黑渊,也是那位渊皇的栖息之地……

    当年,自己不止一次来到过这片世界,最终,这也是自己的葬身之地……

    而此时,在这一片蒙昧的黑暗之中,却突然有一道剑光,猛地亮起……

    这一道剑光,仿佛是横跨无尽虚空而来,降临的瞬间,就破开了无尽黑暗,剑光所到之地,便是给这片大地,黑暗飞快消退,立刻就是带来了一片光明。

    剑气纵横之时,虚空塌陷,撕扯出大片裂缝,空间风暴涌入其中,地面上横行着的各种凶兽,还不等这剑光斩来,就是在那强大的威压之下,直接挥发成了齑粉。

    这一道剑光继续向前推进,沿着那无边无忌的黑渊深处,一直划去……

    “这是……”

    这幅画面,足足消失了一炷香的时间,林飞却依然是有点没回过神来……

    要知道,林飞跟林半湖相处那么长时间,对他的了解,可以说是少有人能及了,甚至是在上一世时,就听林半湖讲过了不少剑道之理,也正是靠着这些,林飞这一世的剑道修行,才能一路畅通无阻,一直不曾遇到什么瓶颈。

    可是,就算是以林飞的这些见识,在看到这一剑时,也是觉得,可能自己对自己这个林师兄的认识,还是浅了点……

    这画面也太夸张了……

    尽管林飞刚才没有看完整个过程,但也知道,若是没人出来拦截的话,光是这一剑,就足以洞穿那片黑渊了……

    林飞甚至觉得,就算是当年的老头,已经到了剑道通天的地步,怕是也达不到画面中这等水平。

    看似只是一剑,但是以林飞的眼光,却是能看出,这简直就是一部活脱脱的剑道圣典。

    一道剑光之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剑道秘术,各种玄奥难言的剑道体悟,不夸张的说,这一剑斩出之后,其内部甚至是能自我演化,只要是不将其彻底消灭,或是自我威能耗尽,这一剑甚至是能伴随着时间,就这样留存下来,与岁月长存。

    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一剑,还只是林半湖留下的部分传承而已。

    林飞可没忘记,逐风真人给自己的一份卷轴,上面有着破损的痕迹,记录的剑痕也多有缺失之处,很明显,这是从一副完整的卷轴上面,撕裂下来的。

    若是整副卷轴,那上面记录的,又将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林师兄……还真是深藏不漏啊……”

    林飞面色凝重,就是再次将心神,沉浸入了刚才那一幕之中。

    将那一道不可思议的一剑,在脑海之中,反复再现,反复揣摩,仿佛整个人的心神,都要沉浸其中一般……

    不过,只是在一炷香过后,林飞就不得不从中脱离出来。

    没办法,要体悟这样不可思议的一剑,消耗实在是有些大,再加上,林飞是刚刚从那星河之中闯出来,又立刻投入到这体悟之中,一时间,也有点受不了这消耗。

    不过就算只是参研了这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林飞也能感觉到,林半湖当年强横到了何等地步。

    恐怕在那场大劫降临之时,他已经是超越了老头,踏入剑道绝巅,自己以为的了解,可能只是看到了他的冰山一角而已。

    只是,等林飞从这体悟中脱离出来之后,从沉浸中脱离出来,才忽然发现,逐风真人,已经是到了距离自己时十几尺远的地方,在那里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

    再一看周围,只有自己脚下的方寸之地,还算是完整,除此之外,方圆十几丈,都是往下陷了一块……

    四周变得一片狼藉,地面上满是剑痕,本就不多的碎石,直接变成了齑粉,看上去像是被无数剑气犁过了一遍一样。

    事实上,在林飞睁眼之时,那逐风真人才将身边笼罩着的一层金光撤去,只是脸上依然是没有放松下来,带着警备之色,远远站在那里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