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3492章 谁敢欺我同门
    聂云天也是心思敏锐,一瞬便明白了端木登风的想法,当即,他的脸上扬起抹释怀和骄傲的笑意。

    “这辈子,能和那家伙称一声兄弟,值了!”

    渐渐的,天元仙宗上下,竟皆是扬起了一抹抹笑意,纵是那道修长身影已然不在,可仿若对他们而言,曾经并肩作战,甚至,能在其背后,被其保护,就已经一种死而无憾的莫大荣耀!莫凛辰握了握拳,曾经淡漠甚至偏激的他,在此刻竟笑的比谁都要开心:“秦师弟可不是我能比的,不知道以后,得有多少神霄仙宗的杂碎死在他手上。”

    正当此刻,面对上千杀气腾腾的目光,端木登风竟是踏前一步,傲然昂首,高喝嘶哑:“神霄仙宗,姑苏老贼,为何欺世盗名,夺我秦兄心血杰作!?”

    身后,聂云天一脸笑容:“堂堂仙师,实则丹道败类,可谓无耻至极!”

    黎逸阳此刻,也是选择站在聂云天身旁,一脸讥讽:“那还用说么,当然是因为秦兄的惊世奇丹,是那老狗一辈子都研制不出来的!”

    “告诉姑苏老贼,让他小心点,别哪天睡着的时候,便被秦兄砍了脑袋!”

    这一声声如雷的爆呵,令得不少人都是动容,尤其是柳月妍,惨白的俏脸上,竟扬起一抹苦笑。

    “那家伙,终究还是走了么?”

    不知是临死时下意识地想要抓住救命稻草,还是别的原因,柳月妍多么希望,那道修长身影,能够在此刻出现。

    只不过,柳月妍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奢望罢了,但她总觉得,自己临死前,终究是听到了一件好事。

    当即,竟见被踩在脚下的柳月妍愤愤扭脸,那清冷眸光,凝视着洛杰,突然笑的癫狂,笑的哪有半点平日里的高冷?

    然而,望着那皆是昂首挺胸,仿若将生死都抛之脑后的端木登风一众,洛杰却感到无比的恼火。

    “一条丧家之犬罢了,天大地大,也不过只待我神霄仙宗一声令下,便让其百死无生!”

    月无华一众,望着天元仙宗一众,也是感到阵阵恼火,那帮废物,本应该跪在他们脚下求饶才对!“哼,死到临头,还敢侮辱姑苏大人之名誉,该杀!”

    霎时间,上千仙君,已然冲至端木登风面前,而就在此时,遗迹内的某一处,雷鸣轰涌!然而,这雷声纵是霸道,却仿若是消散前最后的悲鸣。

    放眼看去,那天雷,并非被硬撼承受,反而是被一道金铜刀芒,劈为两半,冲天震散!雷云散去,一道修长身影,浑身被金芒笼罩,整个人,宛若战神降临!这身影,正是秦逸尘!此刻的他,刀锋一抖,四周的点点雷光便是尽数散去,而其气息,更是宛若一尊绝世神兵,天仙之威,已是初露峥嵘!“咯崩!”

    拳锋微握,空气便是炸裂!这一道分水岭跨越过后,秦逸尘感受着仙力远超先前数倍的汹涌,星眸如剑,睥睨四方!“饕战前辈,多谢了……”除却自今后他人的尊称从秦仙君变为秦天仙的巨大蜕变,秦逸尘还能感受到,丹田内的饕餮虚影,如今栩栩如生,散发着吞天噬地的霸道!尽管纵是以曾经宛若神明的饕战,也无法助秦逸尘觉醒真龙法印,可饕餮血脉之力,却能化为己用,助其苏醒!秦逸尘能感受到,如今,自己的肉身,已经强横到一定程度!甚至,他哪怕不催动仙力,都能徒手撕碎其他天仙的仙力!此刻,宫殿已不在,而秦逸尘面前,只留下一道光门。

    望着那光门,秦逸尘知道会通往何处,更知道,踏入这道光门后,将要面对怎样的凶险!他同样知道,哪怕如今的他,和真龙一脉将要面对的敌人,依然是渺小如蝼蚁,可他也同样知道,自己,始终在一步步前行,今后,也不会止步不前!抚摸着泛着金铜的白虎之刃,秦逸尘嘴角勾起抹笑意:“饕战前辈,这……是你陪伴晚辈的第一战!”

    下一刻,秦逸尘星眸凌厉,一步踏出,身形融入光门!“轰!”

    此刻,端木登风一众,也是停止了叫骂,秦兄走了,仿若他们不再有半点牵挂,只准备临死前,再让这些墙头草记住天元仙宗的骨头有多硬!然而,仅仅一击,天元仙宗最强者莫凛辰,便是被月无华轰的后退,后者更是一阵狞笑:“这一次,那贼子可救不了你们!”

    但正当此时,却见丘原之上,一道光门乍现!而自光门之中,缓缓走出一道修长身影!那修长身影,身披金甲,手持仙刃,金耀萦绕,一经出现,便如…战神降世!那道身影,就那般孤零零的立在丘原之上,一人一刀,面对的,却是数千仙君,那修长却又略显瘦弱的身躯,显得那般不堪一击。

    然而,纵是面对数千仙君,那身影,却仍是昂首怒视,五官俊逸,星眸中,闪烁着一人战万仙的冷漠!“天元仙宗秦逸尘在此,谁敢欺我同门!?”

    一声低喝,似雷霆炸裂,如战神呵斥,那道身影,傲然而立,不正是秦逸尘!?

    而望着那道身影,月无华脸上的狞笑却是瞬间僵住了,甚至,令他想起了难以望去的噩梦,刚才那句话,这是他第三次听到!但纵是如此,也令得他再不敢动弹半分,一时间,徐子昂等人,亦是仿若看到了杀神一般,连连后退。

    见到秦逸尘的第一瞬,他们内心掀起轩然巨浪,尽管思绪万千,可最清楚也是第一反应,便是知道,那道身影,不是他们招惹起的!哪怕过了今日,这道身影将死无全尸,可是,也足以临死之前,让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陪葬!不只是月无华一众,就连脚踩柳月妍的洛杰,站在血色花朵不远处叉腰昂首的李格都是怔住了。

    在他们看来,这身影,不是应该早已抛弃同门,逃之夭夭了才对吗?

    就算他再有骨气,也无非借助斗篷之效,从暗中偷袭一二,然后,被他们乱刀砍死,不得全尸才对啊!一时间,丘原之上,竟突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望着那道一人一刀,凌空傲立的身影,无不是瞪大双眸,惊骇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