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穿梭时空的侠客 > 第1623章来自魔界的邀请函
    “你们父子,整日里就知道玩,饭早就做好了,你们父子居然还在这里玩。”

    一片竹林中,一个美丽的少妇蹙着眉头,对着不远处的一个男子和一个小男孩说道。

    那男子一袭白衣,长相颇为俊朗,此刻的他正蹲在地上逗弄蟋蟀。

    而那小男孩,约莫八九岁左右,他蹲在男子对面,正一脸笑意的看着男子逗弄蟋蟀。

    但是在听到少妇的声音后,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赶忙站了起来,然后不约而同的并排站在一起,想要遮挡住后面的蟋蟀罐子。

    “哼,你们父子还想遮挡什么?你们以为我没发现吗?”少妇凶巴巴的对着那男子和小男孩娇斥道。

    “娘我错了,请娘惩罚我!”见母亲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小把戏,那小男孩的小脸立时便苦了下来,并且向母亲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那男子则是点了点头,走到了少妇身旁,一板正经的说道:“夫人,常言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奇儿知错了,你就不要责罚他了。”

    接着,男子又对那小男孩说道:“你这孩子,还真是不成器,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不让你玩蟋蟀,你却还是玩,这次要记住了,下次不许再玩了。”

    “爹,你……”小男孩小嘴一撇,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委屈之色,感觉像是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似的,他心想明明是爹带着他玩的,现在倒好,把责任都推在了他的身上,还装出一副与此事无关,且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过,他也不敢把自己的爹供出来,否则以后他爹就不带他玩耍了。

    “呵呵!”听了男子的话后,那少妇只是呵呵一笑,显然她并不相信男子说的话。

    “夫人你笑什么?”男子疑惑道。

    “我笑什么?”少妇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接着伸出手指掐住了男子的手臂。

    “啊!夫人我错了……”男子登时便露出了非常夸张的疼痛表情。

    “哦,你错在哪里了,我倒是想听听。”少妇并没有松开男子,她的手指仍旧掐着男子的手臂,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不会有什么疼痛感的,他们夫妻之间,也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男子道:“我不该带着奇儿玩蟋蟀……”

    “哼,知道错就好。”少妇松开了手指。

    “娘你真是聪明,这么快就揭穿了爹的阴谋诡计,我太佩服你了,我对您的佩服之情,犹如……”

    小男孩一看到自己的母亲揭穿了父亲,他立刻加入了举报的行列,反正他母亲已经发现了他爹做下的事情,他现在站出来,顶多是锦上添花,他觉得他爹现在应该不会怪罪他的。

    “好了,闭嘴,你这些马屁话都是听谁说的?”少妇呵斥了那小男孩一声。

    小男孩道:“我跟婵娟姐姐学得啊,上次我、婵娟姐姐、还有爹我们三个逗弄蟋蟀的时候,婵娟姐姐就是这么对爹说的。”

    听到婵娟这个名字,少妇非常无语的叹了口气,道:“我算是发现了,你们邓家人都是顽童。”

    “小婶你这句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常言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嘛,人生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不去好好玩耍,那不是白来世间一次?”

    正在此时邓婵娟的身影出现在了竹林之中,她唤那少妇为小婶,显然那少妇就是杨莲花了。

    而那个男子就是陈浩,至于那个小男孩,自然就是陈浩和杨莲花的儿子。

    此时距离陈浩将心道功法传遍三界已经过了十个年头了。

    陈浩在心道学宫待了三年,一直在等着和魔界的人来一场最终的决战,可是等来等去,却没有等到,魔界的人就像彻底消失了一般,始终没来三界找他们的麻烦。

    第四个年头,陈浩将心道学宫交到了邓婵娟和苏妲己的手上,而后便带着杨莲花和他的儿子邓奇来到了这个偏僻的竹林之中,一直待到现在。

    他在这里和杨莲花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他喜欢这种悠闲的感觉,这种生活,也能让他的心灵更为通透。

    “婵娟,你怎么现在来了?”见邓婵娟突然出现,杨莲花充满疑惑的说道。

    以前邓婵娟每次来这里,都要提前和他们一家三口打个招呼,可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她并没有打招呼,因此杨莲花才会感到疑惑。

    “婵娟姐姐!”

    邓奇一脸兴奋的跑到了邓婵娟的身前,他非常欢迎这位大姐姐,因为她每次来,都会给他带来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

    “乖!”

    邓婵娟笑着揉了揉邓奇的小脑袋,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宠溺,就像陈浩疼她一样,她也非常疼爱邓奇。

    “婵娟姐姐,你上次答应我的东西带来了没有?”邓奇一脸渴望的看着邓婵娟。

    “呃!”邓婵娟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道:“姐姐忘了,下次,下次一定带来。”

    邓奇的小脸登时便苦了下来,他可怜巴巴的说道:“下次可不许再食言了。”

    “放心吧,一定不会了。”邓婵娟摸了下邓奇的小脑袋。

    “莲花你先带奇儿去吃饭,婵娟应该是有事情告诉我。”陈浩对杨莲花说道。

    “好。”杨莲花点了点头,她也挺聪明的,从方才邓婵娟没有告诉她为何会突然到来,她就已经判断出,有些事情邓婵娟不想告诉她。

    她很清楚,邓婵娟并非不信任她,而是怕多愁善感的她知道了一些事情后,会为陈浩感到担心!

    接着杨莲花便牵着邓奇离开了,虽然邓奇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不敢在母亲面前胡闹,只能可怜巴巴的随杨莲花离去了。

    “有什么事情?”杨莲花母子离开后,陈浩立刻便向邓婵娟问道。

    邓婵娟道:“小叔,魔界的人来了。”

    “来了,来了多少人?”陈浩眼睛一眯道:“他们那所谓的主宰可曾亲自?”

    邓婵娟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只是有一个魔界的圣人来到了三界之门前,他交给了三界之门的门灵一封邀请函,而后便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