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最强大亨 > 第700章 所谓的全力帮忙(第二更求票票)
    看到几个儿子起了争执,商议也陷入凝滞,赵从衍知道必须要自己下决定了。

    “好了,别争了,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如今我们进退维谷,只能选择一个相对稳妥、代价更小的解决措施。”

    “这件事的源头还在于夏禹,我们先要搞清楚夏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和他见面的事就由我亲自来。”

    “股价不管也不行,两家公司继续出面辟谣,给公众树立信心,同时找报纸和无线电视台,想办法让他们挺我们,但是回购股票就暂时先不要。”

    “你们回去,想办法筹集资金,不过资金不要暴露了,到时候见机行事。”

    赵从衍吩咐道,赵世鹏等三兄弟点点头。

    “时间紧迫,你们抓紧,一有问题立马告诉我!”

    分工明确后,赵从衍赶人了,赵世鹏等人立马行动。

    赵从衍目送三个儿子离开,眉宇间浮现一抹愁态。

    思索片刻,他还是决定去找老朋友兼老对手包宇刚。

    谁都知道夏禹在香江与包宇刚和霍鹰东关系很铁,而这两人中,他与包宇刚关系更好一点。

    现在九鼎证券公司针对赵家,赵从衍担心自己出面,夏禹可能会找借口对他避而不见。

    由包宇刚出面更好一点,效率可能更高,也好探探夏禹的态度如何。

    打定主意之后,赵从衍立马起身,打了个电话到包家,接电话的是包宇刚的女婿吴广正,半分钟之后包宇刚接电话,恭候他的到来。

    当赵从衍上车时,管家已经提了一些礼物放到了车上。

    车子启动,赵从衍坐在汽车后座闭目养神,思索着待会儿该如何跟包宇刚谈。

    包家豪宅中。

    包宇刚挂完赵从衍的电话后,就坐在沙发上思索起来。

    “爸,赵生大中午的来拜访您,不会是想找您出面做说客吧?”

    吴广正给包宇刚倒了一杯茶后,轻声询问道。

    “应该是!”

    包宇刚微微颔首说道。

    虽然事情发生在中午一点多,这个点他们已经吃完饭准备睡觉。

    但是挨不住其他人知道啊,包宇刚也有自己的人脉,之前霍鹰东特地打了电话通知他,包宇刚便了解了情况。

    因为不方便问夏禹,所以包宇刚都还在猜测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没想到想着想着,赵从衍的电话就来了,还郑重其事地来拜访他。

    似乎上一次赵从衍来家里拜访他,是两年前还是三年前来着?

    赵从衍还在麻烦中,不好好解决麻烦,却来找他,包宇刚不往那方面想也不行啊!

    “那爸,待会儿您打算怎么回复他?”

    吴广正关心地询问道。

    “看他想让我帮什么忙吧,我犯不着为了他,伤及我和夏禹的关系。”

    包宇刚淡淡地说道。

    没一会儿。

    “叮咚!“

    门铃响起。

    “来了,阿正,你去开门!”

    包宇刚精神一振,想了想没有起身,而是让吴广正去开门。

    吴广正点点头,快步来到门前,拧开把手,露出赵从衍的身影。

    “赵生中午好!”

    “您太客气了,还带这么多东西过来,快里面坐!”

    “吴生好!”

    寒暄间,吴广正接过赵从衍的礼物,将他迎了进来。

    此时包宇刚也起身了,朝着赵从衍走来,两人握手寒暄后,相继落座,吴广正赶忙放下东西过来倒茶。

    “赵生,我们有蛮久没见了,甚是想念呐!”

    包宇刚朗声说道,态度很是热情。

    赵从衍面含淡笑说道:“包生你都看不上航运的辛苦钱了,如今事业兴隆,我俩不在一个行业,确实见面少了。”

    “不过如今一看,你红光满脸,果然养生有道啊,我得多向你请教。”

    “哈哈,赵生你还是这么会捧人……”

    包宇刚爽朗一笑,摇头感叹道。

    因为事情紧急,赵从衍也没太多时间浪费,跟包宇刚简单寒暄过后,便进入正题。

    只见他脸色一肃,郑重地说道:“包生,这次大中午的来扰你好梦,实在是逼不得已,看在我俩相识这么多年的份上,还请拉老弟一把。”

    说完,还微微低头,向包宇刚抱拳,姿态摆的十分地低。

    包宇刚面露惊讶,连忙伸手虚扶,态度真诚地说道:“赵生,有事不妨直说,我能做到的事肯定会尽力!”

    赵从衍这才面色一松,说道:“那我就厚颜直说了。”

    “今天中午股市一开,九鼎证券公司突然大笔资金砸盘我赵家的华光船务和华光地产,在我来之前,两家公司跌幅都超过了百分之十,市值蒸发了两个多亿,现在估计已经超过三亿了。”

    “我知道这个消息时也是震惊万分,召集家族子弟一一询问,也没人跟夏生起冲突,公司也没有起冲突。”

    “包生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如果确实是我赵家做错了,哪里得罪了夏生,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认了。”

    “但是现在问题是我还稀里糊涂的,我也试了联系夏生,看能否当面说清楚,但是无奈联系不上。:

    “我听说你跟夏生关系不错,不知可否代为联系,看看是不是哪里有什么误会?”

    赵从衍说的很委婉,但是态度很诚恳,包宇刚看得暗暗点头。

    他喝了口茶,沉吟良久,才在赵从衍期待的目光中说道:“赵生,我也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按理说以咱两几十年的交情,我要全力帮你度过难关。”

    “但是我和夏禹也是朋友,所以偏帮谁也不好。”

    “我知道,我也理解,不让你难做!”

    听到这,赵从衍立马附和。

    包宇刚点点头,接着说道:

    “不过以我对夏生的了解,别看他喜欢资本运作,但是那也大部分是针对英资企业,对我华人企业几乎不乱来,做的任何事都有一定的章法,从不会无的放矢。”

    “你排查了一遍,也有可能存在遗漏,或者谁欺瞒不报,所以你也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我帮你联系一下夏禹,你也联系不上,大中午的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联系到他,你稍等片刻。“

    “好的,麻烦你了!”

    赵从衍做了个请的手势。

    包宇刚起身,径直来到桌前,拨了一个号码,他打的是夏禹公司的号码,并没有打夏禹家中的号码。

    虽然赵从衍是来找他帮忙,但是大中午的,估计夏禹也睡觉了,让他去吵夏禹睡觉也确实不好。

    而且正如他所说所想,他还是相信夏禹不会乱来,肯定是赵从衍没说实话,要么就是被懵逼了,赵家有人在哪方面得罪了夏禹。

    既然如此,他也只好做做样子,嘴里上全力,实际出个八分力。

    果然,电话一直嘟嘟响,就是没人接。

    包宇刚面露歉意说道:“赵生请稍等,我再换一个号码试试!“

    “麻烦你了!”

    包宇刚又拨动了一个号码,是九鼎证券公司的,嘟了几下电话通了,是王奇接的。

    “您好,我是包宇刚,请问是王生吗?”

    “奥,是这样,请问一下,夏生在不在?”

    ……

    “有事出去了?要傍晚才会回来?好的,行……那就先这样,拜拜!”

    挂完电话,包宇刚面露歉意走回来看向赵从衍,遗憾地说道:“赵生,我刚问了九鼎证券公司的总经理王奇,他说夏禹出去了,估计要傍晚才会回来,你看?”

    赵从衍眼中满是遗憾,但还是挤出笑容感谢道:“包生,还是谢谢你,人不在也没办法,他生意做得广,事情多也正常,我能理解。”

    想了想,赵从衍说道:“包生,不知可否麻烦你代我问一下夏生,我赵家是否哪里做错了,也好让我死也死的明白点。”

    包宇刚点点头说道:“没问题,我下午继续联系他,最迟今晚,我一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如何?”

    他也正好有点事,干脆今晚去拜访夏禹,顺便问问这个事。

    赵从衍连忙感激地说道:“那就麻烦包生多多担待了,为了我的事情让你费心,这个恩情我铭记于心。”

    “诶,这就过了,多大的事啊,没必要如此!”

    ”要的要的……“

    既然已经这样,赵从衍也就起身告辞。

    包宇刚将他送出了大门,看着他背影有些萧索地上车,目送他的车子离去。

    他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不知在感叹什么。

    ps:上推荐票还不求票,容易扑死,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