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秘战 > 第684章 不甘心啊
    即使在自己办公室,黄调度长还是压低了嗓音,说道:“别的我没看见,坦克车我是看见了!”

    姜新禹不动声色的说道:“黄调度长,你别是把装甲车看成了坦克车吧?”

    “二十节平板车厢,一节车厢趴着一辆坦克,都用苫布盖着,外表啥也看不出来。”黄调度长笃定的说道。

    这位“周秘书”平易近人,黄调度长也想套套近乎,没准儿将来处好了,自己的官运能因此高升一步。

    姜新禹心里暗暗吃惊,二十节平板车厢,那就是二十辆坦克,其他闷罐式车厢装的是什么,还不得而知!

    “你这属于泄露军情啊,要是传了出去,我看你这个调度长也不用干了……”姜新禹吓唬着黄调度长。

    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把黄调度长才从升官的美梦中惊醒,他苦着脸说道:“这话怎么说的……您要是不问,我也不能提这茬儿。”

    姜新禹站起身,严肃的说道:“行了,这事儿怪我,就当我啥也没问,你啥也没说。黄调度长,我提醒你一句,千万别对别人说起今天的事!”

    “我明白,我明白。”黄调度长松了口气,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哦,对了,车站明天几点钟恢复正常?”姜新禹朝门口走了几步,回身说道。

    “军列出站一个小时之后,立刻恢复正常。”

    “几点?”

    “早上六点。”

    “哦,好!打扰了,再见!”

    “我送送您……”

    出了调度长室,一个中年男子迎面走过来,黄调度长赶忙打着招呼,说道:“站长,那位许团长送走了?”

    中年男子——车站站长叹了口气,说道:“总算是走了,太难伺候!一句话不对,张嘴就骂人……”

    注意到还有一个姜新禹,站长闭了嘴,说道:“老黄,我正要找你,商量一下明天早上的事。”

    黄调度长说道:“我送客人下楼,马上就回来。”

    “黄调度长,公务要紧,留步!”说完这句话,姜新禹大步流星朝楼梯口走去。

    目送着姜新禹走远,站长说道:“老黄,他是干什么的?”

    “哦,市政厅的周秘书。”

    “市政厅的?他来干什么?”

    “周秘书要去北平出差,发现取消了车次,特意兴师问罪来了。”

    “取消车次,是警备司令部的命令,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他要是有种,就去找陈长官算账去!”

    “周秘书人还不错,就问了问车站啥时候恢复正常,没说过分的话……”

    …………

    楼梯间无人经过,姜新禹把牙套从嘴里拿出来,连同着眼镜一并塞进公事包里。

    恢复了本来样子,他这才下楼,快步来到童潼近前。

    童潼早就等的不耐烦,说道:“可算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肚子有些不舒服。”姜新禹敷衍着说道。

    “我们回去吧。”

    “好。”

    两人出了车站,威利斯吉普车刚刚启动,一名面色威严的上校军官坐在车内,显然就是那位许团长。

    回到自己车里,姜新禹盘算着,想要知道军列上有多少武器,以及这批武器的用途,看起来只能寄希望陶建明了。

    “新禹,看,我给榕榕买的书。”童潼展示着手里的两本画册。

    姜新禹哑然失笑,说道:“她那么小,还没到识字的年龄,怎么也要四岁才行。”

    “是看图识字,又不是书,周岁就能用上了。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到处找这种书,想不到在东站买到了,总算没白来一趟!”童潼欣喜的说道。

    姜新禹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童潼,等你将来嫁了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是个贴心的母亲!”

    “我才不要嫁人呢,这样也挺好。”童潼嘟囔着说道。

    姜新禹笑道:“不嫁人,你打算当一辈子老姑娘?”

    童潼白了他一眼,佯嗔道:“关你什么事!”

    “童潼,其实,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

    “理解啥,说呀?”

    “你不甘心!”

    童潼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画册,嘴巴噘的老高,说道:“我就是不甘心,怎么了!”

    姜新禹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等有一天,你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你回过头再看,会觉得自己今天所说的、所想的,特别傻,特别可笑!”

    “会吗?”

    “当然。”

    童潼沉吟不语,扭脸望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幽幽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不甘心啊!”

    见她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姜新禹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这又是何必。比我好的人,这世上比比皆是,你只是恰巧不认识他们,就是所谓的缘分未到……”

    童潼忽然嘻嘻一笑,打断了姜新禹声情并茂的劝解,说道:“别美了,搞的我好像非你不嫁一样,其实,现在牵着我心的人,不完全是你!”

    姜新禹愕然,试探着问道:“这么说,你有喜欢的对象了?”

    童潼笃定的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童潼,我真为你高兴!如果你信得过我,等有机会了,我跟他见上一面,替你把把关!”说这番话时,姜新禹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高兴,似乎还有一点失落情绪在里面。

    这种奇怪的感觉,把姜新禹吓到了,难道自己真的喜欢童潼?

    不不不,那种喜欢更多的是亲情,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

    姜新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童潼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见面就不必了,因为,你们早就认识。”

    “早就认识?”

    “对!”

    “是汪家二公子?”

    “他?拜托你,多用用脑子好不好?还总说我不带脑子,自己张口就来!”

    “汪二公子确实不可能……那会是谁呢?”

    “笨,当然是姜榕榕啊!”童潼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两人认识这么久,童潼很少能唬住姜新禹,这次终于成功了一次,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如果能冷静下来,童潼的信口开河,姜新禹一早就识破了,但是,此刻他的心乱了,判断能力在瞬间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