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858章 故意挑刺
    ,

    第1858章   故意挑刺

    夏心念昨天就担心这件事,刘程天是商人,无利不成商,昨天看他对季慕城如此敬重,就知道他肯定在想合作的事情了。

    “刘总,你真的有些为难我了,我跟季慕城并不熟的!况且,娱乐公司不是他在管理,是他叔叔的公司,”夏心念可不敢厚着脸皮去问季慕城要合作关系。

    打死也不去。

    “心念,你瞧,公司发展到今天,一直停滞不前,我为此焦虑了好久,我爷爷也一直在问,季慕城是我们公司打开新局面的关键人物,虽然娱乐公司不是他直接管理,可我听说他和他叔叔关系非常好,他一句话,我们公司就能展翅高飞,前途不可限量,心念,我给你分红,你再考虑一下如何?”刘程天可不想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可不是天天有的。

    夏心念知道刘程天想改善公司的局面,虽说她只是借调过来帮忙的,没必要为公司前途考量,可恩师说过,夏家有恩于她,希望她能够大力支持公司发展。

    “刘总,这件事情目前是不行的,但我会找个机会帮你问问的。”夏心念不能一口回绝,毕竟,未来还要共事,而且,刘程天也是难得的好老板,对她也客气。

    “行,你找机会帮我问问,心念,公司能不能往上走,就全看你了,你可千万要帮帮我啊!”刘程天此刻真想把夏心念当财神爷一样供起来。

    夏心念哭笑不得,只好连连点头,一转身,脸上笑意绷不住,跨了下来。

    她和季慕城现在可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要她开口求他,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算了,能拖一时是一时吧。

    夏心念坐在办公室内,她有一个独立的小办公室,她正在为堆成小山的订单发愁。

    她手边积压着不少以前的设计作品,她都觉的还不错,拿过来修改一遍,也许还能用得上。

    只是夏舒然有意挑恤,令她很恼火。

    她付了重金,夏心念就算不想替她设计礼服,也不可能了。

    夏心念已经不了解夏舒然的性格了,以前她爱伪装,装温柔大方,知书达理,贤惠恭顺。

    如今,看她气焰如此嚣张,应该是有了相反的喜好吧。

    夏心念拿出了笔,非常认真的构勒出一副线条流畅的礼服,用的是玫红色,大气典雅不失嚣狂的热情。

    下午,夏舒然又来找她了,因为,她故意把时间逼的很紧,就是想看夏心念慌乱的样子。

    夏心念把中午设计好的一副作品给她看了。

    “这上面的花纹太简约了吧,不太符合我的性格,还有,这上面怎么一点钻石都没有,我现在喜欢亮闪闪的东西,你再给我改一改吧!”夏舒然现在就喜欢鸡蛋里面挑骨头,就是要让夏心念头痛焦燥。

    夏心念拿过了设计图,当着她的面,手指娴熟的拿笔在上面更改了一部分的设计。

    夏舒然坐在她的对面,一双目光淬毒般的盯着夏心念手中的笔,恨意写在脸上。

    当初,夏心念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女孩,成绩一般,性格一般,没有出挑的地方。

    夏舒然当年处处都压制着她,将她衬的暗然无光,在夏家也毫无存在感。

    如今夏心念脑子里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奇思妙想,而且,她手里的那一只笔,就仿佛神来之笔,随意的几个线条下来,就能给人一种美感的视觉效果。

    夏舒然想到自己最几年停滞不前,一天到晚就会花钱买买买,当年自己的梦想,早就被她抛弃了,就连喜欢的舞蹈和钢琴,再一次捡起来,也变得生疏了。

    她在往后倒退,夏心念却每天都在前进,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越拉越长。

    “你再看看,还有哪里不满意,我现场给你改,保证满足你的所有要求!”夏心念神色镇定冷静,公事公办,面无表情。

    夏舒然目光扫过那副被修改的焕然一新的设计图,发现自己竟然挑不出毛病了。

    “这衣袖我不喜欢,我喜欢露出整个后背,嘉轩最喜欢看我的背了!”夏舒然故意的显耀了一把,想以何嘉轩对她那线条优美的后背爱不释手,夏舒然的心底就开心起来。

    夏心念神色如常,丝毫不会被她刺激,拿过了设计图,再一次的做出修改。

    夏舒然继续盯着她手里的笔看,越看越是怨恨丛生。

    最后,她实在不想再亲眼看到夏心念展示自己的设计才能了。

    她不挑了。

    “就照着这样给我尽快做好吧,我有个重要的场合需要参加!”夏舒然风情万种的理了理长发,故作慵懒的说道。

    “我会尽快给你送过去的!”夏心念不理会她脸上的得意。

    夏舒然在心底冷恨的笑了一声,咬牙道:“夏心念,你就不好奇我现在和嘉何的婚姻生活吗?我记得当年,你可是跟我聊了不少你嫁给他之后的生活画面呢。”

    夏心念拿着笔的手蓦然的一顿,神情僵硬了起来。

    “不想知道!”她近乎咬牙切齿的说。

    当年是她太傻,看不清她虚伪的面具,每天像一个恨嫁的傻瓜一样,跟她聊着结婚以后要做什么,要把家庭布置成什么样子,还想到未来孩子要在哪上学什么的,现在,多么讽刺。

    “对了,你怎么会有个儿子?你跟谁生的?你在国外结婚了吗?”夏舒然这才想起来,那个漂亮的小男孩,竟然是夏心念生的,简直要嫉妒到吐血了。

    夏心念冷冷的答:“无可奉告!”

    夏舒然发现夏心念还是恨自己的,那是不是也证明,她心里还爱着何嘉轩?

    呵,女人,就爱自欺欺人!

    “你不想说就算了,我反正也不爱听,只是,你孩子也有了,相信也有过不少的男人,我会提醒我老公,让他不要来打扰你的生活,而你,最好也识趣一点,不要来打扰我们。”夏舒然总想着找机会警告她,因为,她太欠缺安全感了。

    由其是眼前这个蜕变的女人,上次在宴会上,何嘉轩看她的眼睛明显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