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02、人生的财富

002、人生的财富

下课后,丁齐走出西大门,前往境湖大学附属医院心理健康中心。今天下午四点二十,已有求助者预约了心理咨询。想到那位有些偏执与难缠的求助者,丁齐不禁苦笑,他随即就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心态不对,又调节呼吸并做了一番自我调整。

  合格的心理咨询师应具备专业的心理素质,要有足够的耐心与真诚的态度去接纳求助者,假如自己就有排斥心理,又怎可能避免求助者在咨询过程中的产生阻抗情绪呢?

  恰在这时,侧后方有个很好听的女声道:“小丁老师,这么巧!您这是去哪里呀?” 扭头一看,正是刚在课堂上回答过问题的孟蕙语。

  学校西门外是各大快递公司的收发点,还有不少美食摊位、好几家主要经营钟点房的快捷酒店,学生下课后来到这里的很多。但看孟蕙语的样子显然不是恰好偶遇,她此刻虽已放慢了脚步,但呼吸还有些急促,看脸色明显有体温升高的迹象,就算刚才没有一路小跑,也是快步追赶了一段时间。

  丁齐虽然看出来了,但也没想点破,微笑着答道:“真巧,你出来取快递呀?我去心理健康中心,下午还有一个预约。”

  孟蕙语:“小丁老师的课讲得真好,我们宿舍的女生都爱听呢!还有……您的个子有多高呀?”

  这话问得太突兀,前言后语缺乏逻辑联系,一点都不挨着,但也不能说她的思维散乱或者给一个“破裂性思维”的诊断。只能说明她表面上故作镇定,其实心里很紧张,而且问的是一个很感兴趣的话题,不经意间就脱口而出了。

  丁齐不紧不慢地答道:“也不算高,只有一米七八。”

  “已经是很标准的型男啦” ,孟蕙语尽量调整步幅,与丁齐并肩行走,语气有些害羞的说道:“我们宿舍有好几个女生都对您很感兴趣,想知道您有没有女朋友呢!”

  丁齐呵呵一笑:“当然有了,她在北大读硕士一年级,我们打算明年就结婚。”其实他只要回答“有”就可以了,却特意多说了两句。

  孟蕙语在掩饰着什么情绪,笑容有点不自然道:“哦,那要恭喜小丁老师了!……您还在校医院做心理医生,真是好有才呀!”

  丁齐:“确切的说是心理咨询师,我们与咨询对象的关系是求助者与被求助者的关系,而不是医生与患者的关系。”这是一句他在日常工作中常说的话。

  孟蕙语似是试探道:“我平时也有很多烦心事,有很多问题想不通需要找人开导呢,可不可以也去挂号预约、找小丁老师咨询呢?”

  丁齐语气温和,尽量专业地说道:“其实你就算需要做心理咨询,我也不是合适的咨询师,因为我已经是你的任课老师。心理咨询是回避双重身份的,咨询师应该是与你没有其他关系的人。”

  孟蕙语掩口笑了:“我就是跟小丁老师开个玩笑,您一次收费六百,我这样的在校学生可消费不起。”

  丁齐也笑了:“学校也有心理辅导老师,针对学生的心理辅导和调节,差不多是免费的。”

  孟蕙语:“可小丁老师您为什么不是呀?”

  丁齐岔开话题,以讲课的语气道:“心理咨询不是安慰开导,也不是教育指导,是应用心理学技术帮助求助者解决心理问题。

  一个心理和生理都很健康的正常人,只要对现实有正确的认识和反应、对环境有合理的适应与改造能力、有稳定健康的人格,遇到问题通常都能自我调节。这也是人的正常能力,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早就乱套了?”

  人们有心理问题是很常见的,也不一定都需要心理咨询。另一方面,其实每个人内心中都有困惑有冲突,但这并不意味着有心理问题。人们通常都能够进行自我调节和调整,不是吗?

  孟蕙语微微低下头道:“说的也是哦,其实绝大部分事情,都是要靠自己去调整心态的。小丁老师一次约谈就收费六百,像我这样有什么事能自己调整好心态的话,那等于省了多少钱啊?”

  丁齐也笑了:“那可是省了不少!健康的生理和心理,其实就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这句话从来都不错。……快递点到了,你去取快递吧。”

  孟蕙语当然不是来取快递的,但此刻也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做出很萌很可爱的样子招手道:“小丁老师再见!”看着丁齐走远的身影面带笑容,但眼神深处却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别的情绪。

  已经走远的丁齐当然清楚,这位大二女生对他很有好感或者说喜欢他。这种情况本身很正常,但既然意识到了,他就不会去助长这种情绪,也应尽量避免给对方暧昧的暗示。

  其实从对方私下场合“小丁老师”这个称呼中就能察觉出一点端倪,这是在潜意识中刻意强调双方的年龄差距并不大,通常应该叫丁老师才对。

  丁齐如今还不满二十六周岁,他不仅是在读博士、大学讲师、心理咨询师,同时也是一名精神科医生。他攻读硕士时的专业方向就是精神卫生,导师同样是刘丰。

  心理咨询师与精神科医生,严格说起来是两种不同的职业,只是专业领域有交叉与重叠。但在实际执业的中,身份却难免有重叠。不少心理咨询师就是精神科医生出身,或者像丁齐这样仍然身兼精神科医生。

  丁齐本科三年级的临床实习,就是从校附属医院的精神科开始的,等到本科毕业时,医院又在原精神科的基础上成立了心理健康中心。他自己选择的职业方向是心理咨询师,导师刘丰也支持这一决定。

  当初从校医院科室独立出来的医疗机构,之所以不叫“精神治疗中心”,而叫“心理健康中心”,就是不想让人产生“神经病”或“精神病”之类不太好的联想。虽然“中心”也收治神经症患者与精神性状病人,但业务开拓的新方向就是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主要是面对正常人群的。

  这是听上去是个很“时髦”或“时尚”的新职业,更符合当代社会的需求。心理咨询师的服务对象可比精神科医生广泛多了,而且社会形象以及给人的印象也好多了。至于目前的收入嘛,则是不太好说。

  丁齐虽然身兼三职,但是只拿一份工资,也就是境湖大学讲师的薪水,他的人事以及劳动关系也都在境湖大学。至于校附属医院的医生以及心理分析师,拿的只是绩效奖金,平时每个月都有一些,年底还有一笔。

  这不仅是丁齐一个人的情况,他身边的同事只要人事关系是属于境湖大学教职员工的,几乎都一样。

  三年多之前,丁齐本科刚毕业留校任助教的时候,就已经取得了三级咨询师资质了,而且也在校医院的精神科做助理医师了,记得那时每个月的收入扣除七七八八的费用之后,到手的也就二千。

  还不要觉得待遇不好,有的是人愿意和丁齐互换位置,当年的本科同学们都很羡慕他,因为这其中有很多隐形的利益。依托境湖大学这个平台、在高校特有的体制内,取得在职学历、各种职称以及资质的评定、搞研究、出成果,都有校外单位难以比拟的优势。

  那时他刚刚认识还在读本科二年级的女友佳佳,两人吃饭、逛街、买东西、出去玩,当然主要都是丁齐买单,几乎就是月光族。好在学校给了丁齐一间宿舍,平时也可以吃教工食堂,他自己倒也没什么太大的花销。

  丁齐用了两年半时间就拿到了硕士学位,接着继续攻读在职博士,导师还是刘丰。大约在三个月前,丁齐由助教升为讲师,大约在两个月前,丁齐取得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资质。

  三年前刚开始从业时,丁齐的咨询费用是每次三百,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健身教练每节私教课的收费,而他的工作是帮助别人保持心理健康。就是在两个月前,他的收费刚刚涨到每次六百。孟蕙语居然了解得这么清楚,肯定是在心理健康中心的网站上查看过他的情况。

  有人肯定会认为,心理咨询师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咨询费用的提成,很多心理咨询机构确实是这么算的。但校附属医院心理健康中心的绩效奖金,好像并不是完全按咨询费的提成计算,具体是怎么发的,丁齐从来都没有搞清楚过,他也没必要过问。

  如今算上大学讲师的工资以及心理健康中心的绩效奖金,他每月到手的已有六千,这还没算年终奖呢。在境湖市这个全国二线、省内一线的大城市中,虽然不算多,但对丁齐而言也不算少了,重要的是趋势一直在稳定地增长中。

  本科毕业刚刚三年出头,丁齐的人生道路可谓一步一个脚印,无论生活还是职业规划,皆前程似锦,未来充满光明,又像在早已计划好的理想状态下运行,如同钟表中精密的齿轮与齿条。当然了,这一切与导师刘丰的赏识与提携不无关系,而他的女友佳佳就是导师刘丰的女儿。

  而另一方面,丁齐也认为这是自己足够优秀与努力的原因,他还要继续努力,让人生的每一次成功都踩在精确的步点上。从去年开始,丁齐已经有意识地在攒钱了,就算生活花销足够,也要为将来做筹备。

  他在读本科时就已经拿了驾照,但还没有买车,因为暂时用不着,可迟早是需要的,更重要的是买房子。以他眼下的收入,想在境湖大学附近买一套像样的住宅,可能还比较困难,但丁齐相信自己过几年就可以办到,而且不需要向谁伸手求助。

  这是一种自信,人对经济状况以及生活水平的判断,不可能只着眼于眼下的收入,还包含着对未来的合理增长预期。刘丰教授的女儿佳佳当然不缺房子,但丁齐却打算自己买一套,可能需要部分按揭贷款,最好就在两年后、佳佳硕士毕业之际就搞定。

  阳光明媚,心情开朗,丁齐走进了境湖大学附属医院心理健康中心,带着谦和的微笑向路过的同事点头打招呼,又一份工作开始了。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02、人生的财富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