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04、先定一个小目标

004、先定一个小目标

刘国男起初自称,是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才来找心理咨询师求助的。但引发问题的关键,是她坚持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不愿与异性有正常的恋爱交往。

  通常对于这种心理冲突,咨询师不能一开始就直接告诉对方“应该怎么认识男人”、“如何与男人相处”,虽然认知和行为的调整是最终的结果。

  其实“男人不是好东西”这个问题,在心理咨询中极为常见。在丁齐三年的职业经历中,这已经是第三十二起案例了,差不多平均每个月都会遇到。但导致这种认知、进而影响到工作或生活的原因各不相同。

  比如性取向问题,人格障碍,在感情方面经历了重大的打击、留下的创伤阴影导致的应激反应。还有人是因为社交障碍、接触恐惧、对社会适应不良,难以正常的恋爱交往,却给自己的回避行为找一个借口、进行自我暗示,久而久之也会形成这种固化的观念。

  刘国男这个名字一听就很男性化,是她父亲起的。因为父母当初都想要个男孩,结果却生了个女孩,对于这一点,刘国男无从选择。她从小对自己的女性魅力就不太自信,或者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不够那么性感漂亮、对异性缺乏吸引力。

  这种自卑的暗示,又导致了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心理。这种感觉是无意识的,她自己都没有清楚地认识到。有不少人都有这样的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影响并不算太严重,通常都能自我排解。

  而在刘国男的大学时代,同一寝室的六个女生,其他五个都交了男朋友,而且都搬到校外去租房同居了,最后宿舍里只剩了她一个人。

  很多人往往不会正视自己的自卑,或许并不是没有男生追求她,但刘国男的性格确实导致了男生不好接近。在强烈的对比反差下,“没有男生喜欢我”,最终就变成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使认知与行为方式更加固化。

  所以她所谓的男人,并不是所有的男性,而是有可能和她发生两性亲密关系的男性。后来的经历,对她的影响可能更大。那就是同宿舍的五个女生,虽然交往了男友并在校外租房同居,但是到了毕业前后因为种种原因,一律全部分手了。虽然从概率上看有些太大了,但这也是大学校园常见的情况。

  刘国男内心中对异性一直有强烈的关注,对两性关系也有着好奇和渴望,但她在情感上却又排斥这种冲动,从而导致了内心冲突。

  至于那串有蓝宝石吊坠的项链,只是在特定场景下的诱发较为严重心理问题的因素,也象征着她内心中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表面上却坚持某种固执的观念,仿佛在保护自己。

  丁齐看着面前的刘国男,凭心而论,以男性的眼光,其实她很漂亮。无论是皮肤还是身材都很不错,假如注意修饰与打扮,完全可以是一位相当有魅力的美女。但刘国男的装束好像有意无意刻意在掩饰这些,她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衣服也很整洁干净,接连三次咨询都不是同的装束,但给人的感觉却有点不好形容。

  今天她穿的这件鸡心领的套头衫,领口带着很夸张的花边垂下来,恰好遮掩了胸部的曲线,也显不出腰身的美感。境湖这个座落在长江岸边的南方城市,九月的天气还有点热,年轻的姑娘们大多仍穿着艳丽的裙装,但刘国男今天穿的却是一条半新不旧的牛仔七分裤。

  她全身唯一很醒目的就是胸口项链上的吊坠,水滴形的蓝宝石,恰好衬托出领口露出的那一片白,但与整体装束完全不搭调。连续三次咨询,刘国男换了三套衣服,却始终戴着这串项链,其实都是不怎么搭调的,所以丁齐敏锐地注意到了。

  在提问和诉说中,这一次心理咨询会谈很快接近了尾声,接下来需要商定解决问题的方案了。

  丁齐尽量温和的微笑道:“我们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现在就要商量一个合理的方案,解决你的内心冲突。其实你是渴望被关注的,但是内心中又害怕发生亲密关系的后果、担心会受到伤害,根源也来自一种对自我的不自信……”

  刘国男突然插话道:“我听说你们男人,把女人搞到手、骗上床之后,新鲜感一过、就会觉得没意思、不刺激了,然后就会渐渐没兴趣了,是不是这样?”

  刘国男说话已变得随意了许多,且无意间已经把丁齐归到了“男人”一类。丁齐适当做出苦笑的反应道:“不论现实中是否存在这样的事实,但这种说法,恰恰反应了你的心理问题。而我们要解决的就是你的内心冲突,现在协商咨询方案,先定一个小目标,好吗?”

  刘国男:“先定一个小目标?这话好耳熟!不是大富豪黄见林说的吗?”

  丁齐又笑了:“先定一个小目标,也是心理咨询中常用的术语。”

  “啊,是这样啊!”刘国男饶有兴致地追问道:“那你说黄见林会不会也定期去做心理咨询、常听见这句话,所以接受采访的时候,无意间就引用了?”

  丁齐:“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话也不能这么乱说。今天不管黄见林的问题,先定我们的小目标。回去之后希望你能做一个小功课,自己填写一张表格,然后尽量按照表格上的要求去做……我期待着你的反馈,随时欢迎再来咨询。”

  结束咨询后,心理健康中心就到了下班时间,但丁齐一天的事情还没结束。他又去了学校,来到导师刘丰的副院长办公室,而刘丰一个人正在看卷宗。丁齐掏出手机搜索附近的美食,然后让导师挑选,并适时给了一些建议,介绍哪些馆子是新开的,或最近又推出了什么新菜式。

  刘丰导师今天又没有回家,就由丁齐在办公室点外卖解决了晚餐。丁齐已经很了解导师的口味了,每次都能让导师很满意,今天是两菜一羹、有荤有素。在等待外卖送来的这一小段时间内,见刘丰合上了卷宗,丁齐便很利索地收拾了桌上的资料和茶几上的杂物,并给导师重新泡了一杯茶。

  很多同学和同事都很羡慕丁齐,但也有一些人在背后议论他时总有一丝不屑,认为丁齐主要就是会巴结、马屁拍得好,将刘丰这位老师兼领导伺候得非常舒服,所以才得到那么多关照和提携。

  由此也能看出来,丁齐很会做人也挺讨人喜欢,否则刘丰带过那么多学生,为何偏偏最看重他、和他的关系最为亲近呢?而丁齐本人从不认为自己对导师的态度是刻意的巴结与奉承,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感激。

  他为导师所做的事情,哪怕是日常不起眼的小细节,感觉都很自然。

  丁齐是在本科三年级参加精神科临床实习的时候认识刘丰的。当时刘丰就对他这位年轻人非常赏识,给予了不少鼓励与指点。丁齐本科毕业后留校、读刘丰带的在职研究生,然后在刘丰家里认识了他的女儿佳佳。

  刘丰并未主动撮合女儿佳佳和丁齐,但正是因为刘丰的关系,丁齐才有了认识和接触佳佳的机会,两人是自行发展成恋人的。而刘丰也是乐见其成、对此持赞许的态度,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自然,又仿佛水到渠成、都是被命运安排好的。

  丁齐只是一个来自偏远的三线小县城的大学生,在校期间能得到刘丰这样的“大人物”赏识,还泡上了导师年轻漂亮的女儿,真可谓一帆风顺,令人不得不羡慕。

  丁齐是不是抓住了认识刘丰的机会,从而实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目的呢?这是谁也说不清的,在外人看来也许就是吧,但这并不是坏事。而在丁齐的眼中,刘丰不仅是值得尊敬的师长,也是一位慈爱的父亲,哪怕没有佳佳的关系。

  吃饭时,刘丰笑着问道:“听说你今天上大课的时候,居然讲起了鬼故事?”

  消息这么快就传到了导师的耳朵里?也不知道是谁多嘴打了小报告!但这也在丁齐的意料之中,他很腼腆地答道:“这是导师您搜集并整理的事例,当年曾对我们讲过,我在教学中就运用了,谁让我是您的学生呢!”

  刘丰:“你让在场的学生先后两次举手,并在课堂上分析了,为什么第二次举手的人比第一次多得多,与教学内容倒是结合得非常好。但那三个鬼故事嘛……我当初讲的是研究生小课,教学内容也不同,与你今天讲的课并不是很切题,引用得比较生硬!我们不能为了刻意迎合学生,而增加不恰当的趣味性内容。”

  丁齐很谦虚地说道:“导师您也看出来了?我也有点这样的感觉,毕竟还做不到像您那样运用自如。”

  刘丰又笑了,用了个典故打趣道:“你的确还嫩了点,及时分析总结就好,也不用总夸我。你刚才带进屋的一百顶高帽子,现在还剩九十九顶。”

  丁齐:“总结反省也得有学习的对象,其实在课堂上讲鬼故事,也是没办法的事,顺应校领导班子最近整改的要求……”

  刘丰苦笑着摆手打断他道:“这事我知道,就不评价了,你好好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就行。”

  境湖大学名列211和985工程,是国家重点院校之一。近年来中央大力加强反腐力度,接连撸了好几位校领导。新任校领导班子提出了加强教学管理的要求,针对很多学生的逃课缺勤现象,让大家提出了各种整改建议。

  比如争议最大的一条,就是像很多单位一样,在教室门口安装指纹考勤系统,在上课前和下课后刷指纹代替点名。这个显然不切实际的提议当然被否决了。

  每节课之间的间隔只有短短十几分钟,很多学生下了课还要赶往别的教室上课,对于某些大课而言,动辄一百多名学生,挨个刷指纹根本来不及。况且学校不是公司、学生不是雇员,校园内流动性极大,同一批学生每天都要在不同的教室上不同的课程,临时变动也很多。

  假如在每一间教室都安装这一类的考勤系统,投入的成本、需要实时维护的数据库都很大,而且很不实用。

  但广大教职员工在讨论时基本上是从另外的角度去谈的。比如境湖大学就有心理与精神卫生专业,很多老师就是研究行为预测的,他们便指出不想上课的学生完全可以不上课,只需要在规定的上课和下课时间到教室门口摁指纹即可。

  还有老师指出,就算能让学生进教室,也不能阻止他们在课堂上睡觉,这就是所谓的“留得住人,留不住心”。这些意见在讨论中一本正经地提出,而私下里都是当笑话讲的。

  这个不靠谱的建议被否决了,但还有其他的指导意见,比如要深入广大学生中去调查,导致逃课以及上课睡觉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根据调查所得出的结果,要在教学环节进行针对性的整改。

  这么做的初衷当然是好的,但在丁齐这样的心理学专业人士看来,几乎用脚后跟都能想到问卷统计的结果。因为它调查的对象是学生本人,问卷设计的形式是“你是否经常逃课或在课堂上睡觉”、“你逃课或睡觉的原因是什么”等等……

  对于被调查者的身份来说,这隐含了道德归因批判。没有多少人愿意主动承认这是源于厌学、偷懒、贪玩、打游戏、谈恋爱等自我内因,大多数人都会倾向于将现象归结于外因。果不出所料,调查所得出的、最主要的结论,就是课堂讲授缺乏趣味性,过于枯燥而没有吸引力。

  校领导班子既然决定做了这样的调查,就得有对应性的举措,于是向全体教师下达了整改建议,要求大家在教学环节尽量增加趣味性和互动性,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

  这也让丁齐颇有些哭笑不得,其实无论是素质教育还是技能教育,很多知识学习的过程必然是枯燥的,这一点无法避免,不可能一味追求有趣。

  教育工作者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培养学生对学习过程及学习目的本身的认知,培养其学习能力以及相应的意志品质。而这些,从教育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角度,是在中小学阶段就要基本完成的。

  一个人是什么身份、正在做什么、应该怎样做?这种问题在哪里都一样,是认知、情感、意志和行为的协调,倒是很有必要随时进行矫正。对于校方的建议,尽管知道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丁齐也在尽力增加课程的吸引力。

  吃饭时师生二人聊着闲话,刘丰笑着说道:“我听说最近来了一位年轻女士,坚持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却指定找你这位男性做心理咨询,还拒绝转介。” 所谓转介,就是一位心理咨询师认为自己不合适或者能力有限,将求助者介绍给另一名咨询师。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04、先定一个小目标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