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05、社会新动态

005、社会新动态

丁齐苦笑道:“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今天的咨询已经取得了进展。我给她定的小目标,就是改变她对所谓男人的不合理预期。还给她布置了一个小功课,让她回去填一张表格,一项项自己列出来。

  她所观察到的,男人对女人的各种行为模式,以及对应的各种可能的结果,并评价自己的接受程度,都仔细写出来。

  假如真有一个完美的好男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按照这个标准分五个档,还有勉强接近好男人的标准、无所谓好坏的男人标准,一般的坏男人标准、彻底的坏男人标准。

  什么样的男人,会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对她感兴趣?而她的吸引力又在哪里,最高预期和最低预期分别是什么?都让她自己分析……我估计她会再来的,差不多就该有效果了。”

  丁齐讲话极有分寸,出于保密性原则,并没有涉及刘国男的私人信息,尤其是个人隐私内容,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提。但在导师面前,他如实介绍了自己的咨询过程,特别是所运用的方法,这就是从专业角度做案例分析。

  刘丰点了点头道:“看似是让她去分析男人,其实是在做自我剖析,办法还不错……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的,是你遇到的第几个了?”

  丁齐:“第三十二例,原因各不相同。”

  刘丰喝了口茶道:“这就是一种社会流行言论啊,很多人都曾经说过。”

  丁齐赔笑道:“大部分人只是说说而已,过个嘴瘾。有的人是撒娇,说完了该干啥就还干啥,碰着合适的男人照样犯花痴,并没有心理问题,更没必要来做心理咨询。但对特定的人来说,却容易形成暗示,将这种说法变成某种固定的行为倾向。”

  刘丰放下茶杯,笑眯眯地说道:“心理医生更要注重自我调节,要不然成天接触到的都是这种人,弄不好还真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了。”

  导师这句话当然有所指。人的认知、思想、动机和行为,都会受到自身所处环境的影响。而在心理咨询师的工作环境中,会接触大量的负面情绪,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假如以自己经常接触的人和事来认识这个世界,也会出现心理偏差,而且有时是在不知不觉中生的,需要随时提醒自己。

  丁齐也笑道:“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的,我这三年多遇到了三十二例。但说女人不是好东西的求助者,好像更多。”

  刘丰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哦,究竟有多少?”

  丁齐想了想道:“不论有没有严重心理问题,不论观点是否固执,也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在心理咨询中说过‘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或者类似的话。这三年零两个月,我总共遇到了三十九例。”

  刘丰:“唉哟!三十九比三十二,男人抱怨女人的更多啊?这和早些年的调查统计结果不太一样啊,倒是一种社会新动态,值得研究。”

  丁齐:“这只是我一个人,在这三年心理咨询工作中做出的统计,可能没有什么权威的代表性,但的确也能反应一些社会发展趋势。”

  刘丰今天的兴致不错,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些了,今天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首先是你的中级职称拿到了,被聘为精神科主治医师。”

  丁齐又惊又喜、同时有些疑惑地问道:“真的吗?可是我的从业年限……”

  刘丰打断他道:“你的从业年限已经够了,不仅拿到了硕士学位,而且已经有五年的临床经验,是从你大学三年级开始算的。你放心,手续上没有问题,而你的专业水平更没有问题。”

  从大学三年级开始的临床实习,就算做从业经历,这到底符不符合规定?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不能算的,但刘丰导师说符合就符合,而且院方能出具符合规定的手续。这就是人脉,这就是资源,在各行各业当中,往往都会有这种事情。

  丁齐欠起身体道:“谢谢导师,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刘丰又摆了摆手:“先别激动,还有一个好消息,你的精神病司法鉴定人资质也批下来了,登记的执业机构,就是镜湖大学心理卫生中心。”

  丁齐怔往了,过一会儿才说道:“出乎意料,居然拿到这个资质了!”

  司法精神病鉴定,是指在各种诉讼活动中,按照法定程序与专业规范,根据被鉴定人的精神状态,评定其各种法律行为能力,或者其精神状态与特定事件的因果关系。

  司法鉴定不同于医学诊断,鉴定人的角色也不同于医生,比如在刑事案件中,司法精神病鉴定的重点并不是嫌疑人有什么病,而是在特定场合下能否辨识与控制自身的行为。

  精神病司法鉴定人员须有的条件是:具有五年以上精神科临床经验,并具有司法精神病学知识的主治医师以上人员。但达到要求并不等于能取得资质,所谓条件只是一个最底线的标准而已,而实际工作中的鉴定人身份大多远远超过了这个标准。

  丁齐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是走了一个大大的后门,而这扇后门是导师刘丰主动帮他打开的。他虽然在导师的要求下提出了申请,但是并没有指望能获得这个资质,其实对此是不太感兴趣,好好做自己的心理咨询师就是,又何必再当什么司法鉴定人?

  刘丰当然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心思,有些语重心长道:“丁齐呀,你可能觉得没有必要再去身兼司法鉴定人,好好做心理咨询师就可以了。但如果专业面太窄了,发展空间就很有限,比如我就是一个例子。

  所以你还需要更广的平台、尽早地起步。不能说这些平台就一定能给你带来多大帮助,但你肯定能接触到更多的资源,在人生刚起步的阶段非常重要,只要擅于把握,这就是你的优势。导师只能尽量扶你一把,至于将能取得多大的成就,就看你自己了。”

  刘丰这番话是有感而发,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困境,哪怕是他也一样。刘丰是境湖大学医学分院的副院长,在精神病学以及心理学的领域,在境湖市甚至本省范围内,已是首屈一指的权威专家。但是另一方面,不论专业成就还社会地位,想更进一步并不容易。

  境湖大学成立于建国初,迄今已有六十多年历史,原先是一所国家重点工科院校。后来为了冲211与985工程,合并了境湖市的其他几所大专院校,成为一所综合性大学,境湖大学医学分院就是合并了原先的境湖医学院。

  对于境湖大学来说,医学并不是最主要、最重点的学科。而且在医学分院内部,精神卫生也不是最重点、最受瞩目的专业。

  刘丰能担任镜湖大学医学分院的副院长,同时兼任校附属医院的副院长,已经很不简单了。他再想当医学分院的正院长就很难,至于进入境湖大学的校领导班子,则更是遥远。

  所以刘丰以自己的处境和经历为例,暗示丁齐,要想在将来克服发展的困境,就要从现在开始做好人生规划、拥有更广阔的资源平台。

  有人可能会感到不解,仅仅是获得精神病司法鉴定人身份而已,有刘丰所说的这么大的作用吗?这要看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有什么样的素质、有没有进取心。

  司法鉴定人仅是一种资质、一种职业身份,对丁齐而言并不是跨专业的,但绝对是跨行业的,从大学教师、住院医师领域进入到公安司法领域。就以刘丰为例,如果他纯粹只在大学任教、在校附属医院当医生,恐怕也不会有今天。

  境湖大学是全国重点综合大学,各个专业的知名学者有一堆,也很难轮到刘丰教授显山露水。可是刘丰是一个跨行业的复合型专家,如今也算桃李满天下,而他的弟子门生、朋友故交,可不仅仅来自于境湖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专业这一派系。

  刘丰还是一位犯罪心理学家,刑侦领域的心理画像技术权威,多年来给公安司法系统很多干部做过培训,参与过很多重大案件的分析与侦破工作,成果卓著,事迹广为流传,在校外、院外受到过多次嘉奖与表彰。

  受专业领域所限,在校园或医院内出纯粹的学术性成果是很难的,有时就算出了也未必受重视,所以就需要跨行业的横向联合,墙外开花墙内香。但专业人才多了,为什么这些好事会轮到你,首先就要找机会跨进去。

  刘丰在公安司法系统,尤其是在刑侦领域不断立功获奖,也是他的学术成就和专业地位不断巩固和攀升的重要助力。还有一些情况不用明说,重大案件的侦破过程,受到的社会舆论以及新闻媒体的关注度极高,这是赢得广泛社会赞誉的最好方式。

  假如只是在研究室里搞出些成果,出了专业的小圈子,又有几个人能知道?

  刘丰将专业成就延伸到另一个行业,成为复合型权威专家,看似走了一条弯路,实际上却是一条超车的捷径。刘丰取得这一系列成就,最早就是从成为司法鉴定人开始的。这个身份,只是打开更大发展空间的一块敲门砖。

  还有些事情刘丰没说,而丁齐也了解。最近这几年,慕名登门来找刘丰的人不少,有人来搜集素材要给刘丰撰写报告文学,还有人希望以刘丰为原形、撰写时下最流行的网络文学,前不久又有央视的记者找上门,计划拍摄有关的专题片。

  假如这个专题片推出来了,并取得了不错的反响,刘丰在各方面的地位可能会更上一层楼,其学术成就也会更受重视,说不定还真有机会进入校领导班子。

  丁齐很感动地点头道:“老师,我明白您的苦心了,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刘丰靠在沙发背上,伸手捋了捋头发:“我老了,也就这样了,希望你们将来能有更大的发展。”

  丁齐:“您才五十四岁,做为行业内顶尖的专家,不仅年富力强,恐怕还算年轻骨干呢!您当然还会有更大的突破性成就,不论在哪个方面,那是一定的。”

  刘丰笑了,这话他爱听,因为丁齐说得很真诚、发自内心就是这么认为的,收起笑容后他就这么看着丁齐。导师的这种反应就代表他有话要说,但正在思考该怎么说,丁齐便在一旁等着。

  过了一会儿,刘丰才开口道:“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不是你个人的,是整个行业的。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的最新文件出来了,明天就要公布,就是那份《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从今年起,国家认定的一百四十项职业资格中,并没有心理咨询师。”

  丁齐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国家居然真将这个职业资格给取消了!”

  近年来很多在校学生、在读研究生,正在求职或计划跳槽的人,总是喜欢考各种职业资格证书,与本专业或本行业有关或无关的,甚至已被称为考证一族。若有人听说自己辛辛苦苦考下来或者正在考的证,突然被官方取消了、今后不存在了,简直是当头一棒。

  刘丰摆手道:“这只是政府退出了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资格认证,说得直接点,就是取消了面对社会人员的考试发证,今后不会再有现在这种证书。根据相关文件精神,已经取得的职业资格证书继续有效,可以作为能力水平的证明。

  但你已经不需要用它来证明专业水平,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当然还会继续存在,而你已经真正从事了这个兴业,且是优秀的从业者,今后只会更吃香。

  所谓的职业资格认证,也必须要整顿了。很多人根本没有受过系统的专业教育,也没有任何临床经验,经过几个月的考证培训,就拿到了心理咨询师证书,实际上根本就达不到真正从事这个职业的要求,那么这种资格认证又有什么意义呢?

  非专业人士拿到职业资格证书,不仅很难有机会从业,也很难满足工作要求,反倒是那些专门为考证服务社会培训机构,赚得盆满钵满。”说到这里,刘丰的语气已经很不满。

  丁齐皱眉道:“可是这个行业呢,国家取消了资格证书,那么多已经从事这个职业和打算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又会怎么样?”

  刘丰:“既然职业还存在,就看下一步怎么规范了。我认为它就和医生一样,应该是医疗卫生系统内部,制定岗位招聘和职称评定标准,由行业协会来规范。

  心理咨询师良莠不齐,现在考证制度也培养不了合格的人才,确实应该淘汰,准入门槛也应该提高,否则不仅不能帮助有心理问题的人,反而可能会祸害人。你就看看我们中心,难道聘用过没有任何专业学历和经历、仅仅是拿了证书的人吗?

  但这些事情与你本人无关,你早就是一名受到认可的、优秀的心理咨询师,最新政策甚至对你这种人更有利。而且就算不谈心理咨询师资质,你还有卫生部考核的心理治疗师资质,这个是不可能取消的。”

  心理治疗师,是丁齐以精神科医师身份拿到的专业职称,是在医疗系统内部,经过卫生部考核评定的,他在半年前就已经是中级心理治疗师。为什么不是高级呢?不谈其他原因,目前卫生部评定的心理治疗师,只有初级和中级这两个级别。

  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科医生差不多,服务对象主要是“神经症”与“精神病性”患者,也就是俗话说的神经病与精神病,属于精神异常人群,是病人。而心理咨询师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可能存在心理问题的正常人,他们并不是病人。

  相比之下,丁齐还是更愿意跟正常人打交道,给数量更广泛的正常人群提供服务。丁齐现在反应过来了,导师为何会先告诉他那两个好消息,最后才说出人社部的最新文件内容,看来是早有预料和安排。

  两人吃完了,丁齐收拾茶几上餐盒,刘丰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道:“年轻人不能只工作不会生活,佳佳和我说了,国庆黄金周她要回境湖,你们就出去好好玩玩。”

  丁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答道:“嗯,我知道了,佳佳前几天就告诉我了。”

  刘丰有些自嘲道:“前几天就告诉你了?我这个做爸爸的,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

  丁齐只是陪笑,并没有接话,将垃圾收拾好出门扔掉,又回到办公室给刘丰的茶杯里续上水,才问道:“导师您还有什么事情吗,有什么工作任务或作业要布置的?”

  刘丰递给他一个卷宗道:“你已经取得司法鉴定人资质了,不仅考试和考核通过了,当我的助手时,也参与过不少次具体的工作。这回就有一个案子的嫌疑人,需要你去做鉴定。

  放心,鉴定本身并不复杂,而且这次有三位鉴定人出面,你只是其中资历最浅的那一位,做个陪衬就可以。但这对你的职业经历和将来的考核评价很重要,一定要认真准备。

  这是简单的介绍材料,你先拿回去好好看看,先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判断。详细的卷宗,做具体司法鉴定的时候,由刑侦那边再提供。”

  丁齐接过卷宗告辞离去前,刘丰又叮嘱道:“你那种特殊的天赋,在做精神鉴定的时候不要使用,最好也不要跟人提。虽然理论上说那几乎是‘共情’的最高境界,但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哪怕在将来对你的宣传介绍材料上,也要注意。”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一直很注意,除了导师您,我跟谁都没有说过。哪怕在做心理咨询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使用过那种天赋,您就放心好了。”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05、社会新动态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