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15、舆情反转

015、舆情反转

午夜,刘丰的办公室里,两个人正坐着说话,只听刘丰道:“小祁,这么晚还把你叫过来,有点突发状况,希望你能帮个忙,在电话里说不清。”

  小祁今年三十六岁,心理学博士,毕业后从事营销工作,如今自己开设了一家新媒体公司,规模还可以,去年刚刚上新三版,也算是事业有成。他毕恭毕敬地答道:“导师,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您的事就是我的事,难得您有事找我帮忙,这是我的荣幸……”

  刘丰摆了摆手道:“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就在今天下午,境湖市安康医院出了一件事……”

  话音未落,小祁便惊诧道:“安康医院事件?导师找我是为了这件事!”

  刘丰:“你已经听说了,对吧?我刚看你的朋友圈已经转发了消息。”

  小祁:“不仅我的朋友圈转发了消息,我们公司也在推送这条消息。死者的父亲是田相龙,江北的大老板,大概今天晚饭的时间,我们公司也去人了。那位田老板这次可是花了大价钱,请了不少媒体,就是要把这件事情搞大。导师,这事与您有关系吗?”

  刘丰:“这事和你的师弟丁齐有关系,当然也和我有关系。你先别着急,看看这份材料,我今天晚上刚刚整理出来。”

  小祁接过一个文件夹,其中有五页A4纸的内容,看着看着,他的眉头渐渐拧成了川字形,当看完全部内容合上文件夹后,倒吸一口冷气道:“居然还有这么多事!导师,您的伤不要紧吧?”

  刘丰解开衬衫,露出了已结痂愈合的伤疤道:“已经拆线了,你看看这个位置!”

  小祁:“天呐,差一点就没命了!”

  刘丰合上衣服道:“现在不是我的麻烦了,是丁齐的麻烦。你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你们公司还接了推送业务,你事先对田琦了解多少?”

  小祁:“江北杀人案,我隐约听说过,但不知道凶手是什么人。这个消息被捂得很紧,只说是有神经病杀了人,小道消息传了几天便没有了热度,也没有谁去跟踪报道。但是导师您遇刺这件事,我可是一点风声都没听说。”

  刘丰:“我本就不想追究,也没打算追究,田相龙那边当然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这一次他的儿子死了,他的想法当然就变了,就要把事态扩大。”

  小祁沉吟道:“导师,他们这次是要把丁齐师弟往死里整啊。今天他还来不及搞清楚具体的事件经过,等掌握后续情况之后,一定会将矛头直指丁齐的。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恐怕不是用谣言倒逼真相,而是用舆论施加压力。”

  刘丰:“你预计这件事会被炒到什么热度?”

  小祁:“假如没有传媒推波助澜,根本不会形成热点事件。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田相龙可是花了不少公关费用,要将他想发布的消息推送到每个人的手机上。按照我的经验,在四十八小时之内,社会关注的焦点效应将达到顶峰。

  在全国范围来看,如果没有什么新的爆料内容,四十八小时之后社会关注度就会逐渐下降,就算他们继续花公关费用做推送,效果也会减弱。但是在境湖市,恐怕会成为一个长期社会热点话题,因为它就发生在这里。”

  刘丰插话道:“他们会有第二波爆料的,田相龙还没有掌握田琦之死的具体情况,但家属是有权查阅监控记录的,到时候就会专门针对丁齐了。”

  小祁:“导师,您打算怎么办?”

  刘丰:“我给了你这份材料,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公司既然能做田相龙的生意,也能做我的生意吧?公关费用、推送费用、水军费用……不管是什么费用,你给我报个预算,我还算有点积蓄。”

  小祁赶紧摆手道:“导师,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推送费用不必你花,田相龙都已经花过了,他把这件事炒成了社会热点。我得还感谢您给了我第一手材料呢,我们公司也可以继续报料蹭这个热点。说实话,如果谁手里有这份东西方便拿出来,我还想花钱买呢。”

  刘丰:“有把握引导舆情反转吗?”

  “有绝对的把握,也不想想我是谁的学生!”小祁拍着胸脯做了保证,顺带拍了一句马屁,然后才沉吟道:“可是这份材料里缺乏很重要的东西,就是田琦的死因,还有丁齐师弟给他做诊断谈话的过程。他为什么要去给田琦做诊断谈话,这期间发生了什么,田琦是怎么死的?这上面只字未提啊!”

  刘丰叹了口气道:“那是我不能私自提供给你的,至少在现在这个时间不能,尸检鉴定还没做,死亡原因也没有最终确定。事件今天下午刚刚发生,也没有出正规的调查结论,我做为有关联的当事人,将某些资料私下提供给媒体是违反规定的。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社会舆论压力,这会对各部门领导都产生影响,不能把这个压力放到安康医院和丁齐身上,而是要加倍的还给田相龙。谣言倒逼真相这种说法,本身就很无耻!

  因为谣言会制造社会热点,会有制造者推波助澜,传得铺天盖地。而最终的调查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往往最后的澄清却无人关注。人们甚至只会记得谣言,谣言造成的影响也无法挽回。

  最终的调查结论,决定的只是司法程序上清白,但真到了那个时候,往往清白早已不在。既然田相龙不惜代价要把事情搞大,他可以决定怎么开始,但不能由他决定怎么结束。你就是这干这个专业的,道理应该比我更明白。”

  小祁连连点头道:“我当然清楚其中的门道,但导师理解的更透彻,毕业这么多年了,我还时常想听见导师您的教导呢!这次我们的爆料,最佳时机就是在田相龙爆料后的四十八小时左右,这样才不会错过关注焦点,舆情反应的效果最佳。但有一个前提,就是田相龙不能在此期间第二次爆料。”

  刘丰:“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死者家属在律师的陪同下观看事发时的监控资料,安排在后天午饭时间。田相龙届时才会清楚田琦之死的经过,当天是来不及做什么的,你就在那个时间爆料。”

  小祁又翻开材料道:“这份材料上记录了田琦从小到大多次攻击性行为和严重的反社会倾向,还有造成的严重后果。但我有个建议,导师您的名字不要出现在爆料中,我们只说田琦在杀人后接受精神鉴定时,还刺伤了境湖大学的一位教授,险些又欠下一条人命。”

  刘丰:“你是专业的,就根据你的意思办吧。”

  小祁以商量的语气道:“导师,我能不能给您的伤口拍个照片,不露脸的那种?”

  刘丰:“想要照片,我有一批给你,都是电子版的,不仅是我的伤口照片。但你要注意,过于血腥、引人不适的图片不要发出去,如果一定要发,也要经过技术处理。”

  小祁:“这我当然清楚,成天就是干这个的!”

  刘丰最后问道:“小祁,你可以预测一下舆情反转效果吗?”

  小祁思忖道:“田相龙之所以能把它炒成社会热点事件,除了花钱之外,这件事本身也很有社会关注点。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病人,都担心自己会碰到不负责甚至草菅人命的医生,而在这个行业,信息太不对等了,普通人难以掌握那么复杂的医学知识。

  但田琦这件事很特别,普通人很少遇到,田相龙想引导的舆论尽量在往这个热点上靠拢。我们的爆料就是要给人更大的心理冲击,让大家知道田琦是什么人、做过哪些事。谁不害怕身边会突然蹦出来一个胡乱杀人的疯子呢?他已经多次伤害无辜却一再逃脱了惩处!”

  刘丰似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道:“是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变每一位关注者看待这件事情时所代入的心理角色。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受害者,田琦这种人的受害者。”

  小祁适时补充道:“也是田相龙这种人的受害者!”

  刘丰:“其实更主要的是田琦的母亲洪桂荣,她绝对会死咬丁齐的。”

  小祁:“但是提她没有什么新闻话题,重点还是要盯田相龙,当然更重要的是田琦的过往经历。”

  刘丰和小祁商量了如何进行针对性反爆料,引导舆情反转,计划在后天晚饭时间发布,也是这一事件关注热点达到最顶峰时,可以说是安排得非常专业。但世事总有出乎预料,刘丰的计划就算再完美,他也不可能掌控一切。

  舆情反转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发生了,有人提前爆料,而且还利用技术手段尽量做了推送。虽然没有等到小祁所说的最佳发布时间,但效果也非常不错。这也算是田相龙在帮忙,因为“境湖市安康医院事件”的关注热度正在不断升高中。所有关注这一事件的人几乎都注意到了最新的爆料,然后随着该事件的推送报道一起评论转发。

  爆料人可能没有刘丰和小祁那样的理论水平,但手法也相当专业。从一个小细节就能看出来,报料的篇幅比较长,但叙事的节奏感和代入感很强,能引人不断读下去,而且没有长篇段落或无标题长句,每一段都控制在百字以内,非常适合手机阅读,爆料人显然也是干这行的。

  田相龙夫妇所发布的言论,只说一个身体健康的青年,因为精神异常被送到安康医院,结果短时间内就被折磨致死。他们却没有介绍这个人为什么会被送到安康医院,以前又做过些什么,结果被最新的爆料全抖了出来,而且放的都实锤。

  田琦十三岁时,就因为和同学打架被老师批评,堵在路上将老师给捅了;十六岁时追求女孩未成,将对方两人都打成重伤,却被鉴定成精神病逃过处罚。不久之前,又在江北杀人,手段极其凶残,仍然被鉴定成精神病送进安康医院……

  爆料人自称,她就是江北受害者的表姐,还提供了大量图片资料,有些资料还经过了技术性处理,但也能看出那血肉模糊的惨景。这下舆情就被引爆了,尤其是住在境湖的民众无不关注,上班闲聊、外出聚餐时,大多都在谈论这件事。

  田相龙的身份也成了议论的焦点,他的儿子一再伤人、杀人却安然无恙,也引起了极大的愤慨。人们纷纷议论,这样的人渣早就该死了。爆料并没有改变什么事实,却扭转了大众的心理倾向,田琦以及田相龙不再被社会舆论同情,反而受到了铺天盖地的诅咒与谩骂。

  这当然不是田相龙想要的结果,他做出这个决定时并不理智,可刘丰却能预见到。见已经有人爆了田琦的料,舆情已经反转,刘丰便打电话给小祁,还是按原计划顺势推进。

  田琦的死亡发生在周三下午,田相龙夫妇通过媒体发出控诉是当天晚饭时间,江北杀人案受害者的表姐爆料发生在周四晚饭时间,小祁的顺势跟进爆料发生在周五晚饭时间。也就是在这时,田相龙夫妇看见了事发时的视频监控记录。

  面对铺天盖地的舆情反转,田相龙夫妇也想极力挽回,他们使出了反击手段。就在周六晚间,网上突然出现了一段视频,就是丁齐给田琦做诊断谈话的监控记录,时间差不多正好一个小时,完完整整没有任何剪辑,但只有图像却没有声音。

  视频是由一个不知名的马甲号发布的,迅速被推送转贴,并配有文字介绍,据说就是那个名叫丁齐的医生害死了田琦。田琦好端端的进了诊室,却像僵尸一样被抬了出去。

  长达一个小时的枯燥视频,通常情况下人们是很难有耐心看完的,但还真有人从头到尾看了,另有不少人是拉着快进看完的,场面非常诡异甚至很瘆人。

  由于视频没有声音,大家只能看见动作,搞不清丁齐究竟说了什么,只看见田琦的手就这么平举到了胸前,然后丁齐就背手站在他面前长达半个小时,结果田琦就死了,至死手都没放下来。

  视频中也能显示,自始至终,丁齐与田琦之间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田琦也没有过激反应,就是最后坐在那里突然开始抽搐……

  想用这段视频资料证明丁齐杀人,实在太牵强了,网上也有人做了种种猜测。就有人开脑洞,说田琦可能是被丁齐给催眠了,然后丁齐用催眠术杀人。这个开脑洞的评论好像提醒了某些人,等这段视频再被转贴时,标题就变成了“凶手医生催眠杀人”,非常吸引眼球!

  到了星期天中午,这段视频就被删了,除了个别犄角旮旯,各大正规网络平台上都找不到了。原因也很简单,是接到了公安网监部门的通知,在事件没有正式调查清楚之前,像这样的视频资料是不适合私自发布到网上的,其来源的合法性也成问题。

  带视频的爆料虽然被删掉了,但其他文字消息却流传开来,人们越看不到就越好奇,纷纷打听并发表各种议论。

  丁齐出名了!在全国范围内,待此事件的热点消退之后,也许大部分人就会渐渐遗忘,平时不会再想起他。但在境湖市,丁齐几乎已算得上家喻户晓,迅速成为最受关注的社会热点名人,或许还会被人记住很久。

  刘丰教授非常愤懑,田相龙夫妇当然有资格看到诊室中的监控记录,但他们是怎么拿走拷贝,并特意消去声音对外界发布的?看来田相龙还是非常有能量,有人违反纪律私下里给了他这份东西。

  田相龙这么做,对他本人而言并不能挽回什么,他遭受的还是诅咒与谩骂,田琦仍然被视作该死的人渣。网络舆论几乎是一边倒,都说田琦死得好、早就该死了。还有人说,假如真是丁齐杀了田琦,那他就是个为民除害、见义勇为的英雄。

  真相如何,在舆论上好像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人们都得以发泄情绪,就像一场群体的无意识的狂欢,网上甚至出现了各种离奇的传闻。比如有人说田琦是变成僵尸了,因为那段视频上他死时的姿势实在太诡异了。

  关于丁齐,有传闻说他是一位心理专家兼催眠大师,就是用催眠术杀了田琦。此言论一经出现,立刻就有人从专业角度进行反驳,说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持这种说法者是对心理学和催眠术缺乏真正的了解。

  网上的议论和辩驳十分激烈,并持续了很长时间,但这已与丁齐本人无关了。刘丰教授之所以愤懑,是他极不愿意看到丁齐以这种方式成为境湖市名人。尽管有不少人将丁齐夸赞成英雄,但这不是好事,对丁齐造成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真相对某些人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但在另一种场合它又是最重要的,这牵涉到法律责任问题。说真相也许不太确切,应该说正式的调查结论。在刘丰教授以及其他很多人的推动下,各有关部门的调查以最快的速度在推进,不少人周末都在加班。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15、舆情反转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