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16、刘丰的警告

016、刘丰的警告

临时成立的调查组当然也找到了丁齐本人谈话,向他了解情况或者说让他交待情况。丁齐早就有思想准备,很坦然地表示,他没什么好说的,现场有警察监督,并有完整的录音录像资料,那就根据事实进行调查,他本人事后的复述反而不是最有效的证据。

  丁齐也承认,这件事是他自作主张,与导师刘丰毫无关系,刘丰事先并不知情,是他假借了刘丰的名义。他同时宣称,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他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根据司法程序走,他既不会主动承认什么,也不会回避任何责任。

  走司法程序,疑罪从无,在事实清楚且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能逼丁齐主动承认杀了田琦。

  星期天中午,市公安局卢澈的办公室中,卢澈和小程正在看丁齐给田琦做诊断会谈时的监控资料。和网上流传的那段无声视频不一样,监控资料是有声音的,不仅把音量调到了最大,而且还经过了技术处理,企图将背影噪音中被忽视的微声也找出来。

  在监控记录的后半段,丁齐就背手站在田琦的对面,监控镜头是对着丁齐的侧后方,录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也分辨不出他这段时间内是否对田琦说了什么。就这么站了半个小时,田琦便突发抽搐而亡。

  技术处理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丁齐在那段时间是否还说过别的话,但是没有发现。

  其实丁齐说过话,他曾轻声低语,就像在田琦脑海中响起的魔鬼的声音。但他提前测试过诊室中的设备,知道在这个角度,镜头拍摄不到他的面部动作;而在这个距离、这种声音,麦克风根本收不进去,就算通过降噪等技术手段也是发现不了的。

  其实老卢和小程已经从头到尾看过好几遍了,就连老卢都看得头皮发炸,假如没有卢处长陪着,小程自己一个人根本都不想再看。老卢又一次问小程道:“你再仔细回忆回忆,当时是什么状况,你确定后来没有听见丁齐再说任何话?”

  小程心有余悸道:“自从丁医生拍了我的肩膀之后,我就再没有听见他说话,就跟监控记录中是一样的。但我当时的状态有点发懵,虽然人是清醒的却反应不过来,肯定是被他催眠了,丁医生把我和田琦都催眠了……”

  卢澈脸色一寒,训斥道:“小程啊,我要严肃地提醒你,这话就不要再说了!堂堂一名警察,任务去做现场监督,职责是记录情况并防备意外,竟然毫无警惕地被催眠了,丢不丢人?假如传出去,你会成为整个系统的笑话,对你影响非常不好,将来还想不想进步了,领导还怎么再让你挑担子?”

  小程低下头道:“我根本就没防备嘛,完全没想到丁医生……领导教育的对,而且我也只是猜疑而已,并没有和任何人说,只跟您汇报了。”

  卢处长:“跟我汇报是对的,但你的猜疑就到此为止,以后憋在肚子里、烂在心里。别忘了你是现场唯一的旁观见证者,你多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对调查产生影响,一定要实事求是地谈,有什么就说什么,没有的、仅仅是你自己瞎猜的,就不要说。一会儿你要跟我去开会,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记住了吗?”

  小程点头道:“我记住了,就四个字,实事求是。用证据说话,不添加任何不能确定的其他内容。”

  卢澈又看着小程道:“你好像被吓着了?”

  小程擦了擦汗,惭愧道:“您不知道,当时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卢澈的语气变得温和了很多:“你是第一次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面前,是吗?”

  小程又低下了头:“是的。”

  卢澈语重心长道:“你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有些状况不适应也很正常,但你是个刑警,将来还有可能成为一名法医,各种血腥恐怖的场面恐怕要见很多,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与心理素质,今天的事情就算是一次锻炼。”

  小程连连点头道:“领导教育的对。”

  卢澈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开会吧,不能让局领导等着。”他跟小程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骂了一句,“死得好,我都想弄死他!既然死都死了,就不要再继续祸害好人了。”

  小程就算再傻,此刻也能明白领导的态度了,卢处长巴不得田琦早死,而且很同情丁齐,就是想尽力保丁齐没事。两人来到了会议室,这里已经坐了二十来号人。他们今天要正式开会,给这一事件下个内部调查结论,然后向市领导汇报。

  本来像这种事件的调查,公安系统内部由安康医院所在辖区分局负责即可,但由于已上升为全国性的社会热点事件,所以市领导特意打了招呼,市局领导亲自主抓。辖区分局有关同志也都到场了,先由市公安局的唐局长做了个开场发言。

  唐局长的发言并不长,大意是这件事已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因此市领导十分重视,宋市长还特意打了招呼,要公安部门尽快的拿出正式的调查结果。唐局长还特意提到,医疗鉴定单位这个周末也在加班,田琦的死因已经确定——心源性呼吸衰竭。

  照说心源性呼吸衰竭,应该就是田琦自身的原因。但公安部门的调查目的,主要就是看丁齐与此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只有明确了这一点,才能明确丁齐所负的司法责任,避免公众以及死者家属的误解。

  社会上有些传闻是不实的,田琦在安康医院并没有受到虐待和折磨,他身上虽然有很多伤痕,但经鉴定都是旧伤,没有近一个月留下的任何内伤和外伤痕迹。那么调查所关注的重点,就是丁齐对田琦的死亡究竟有没有责任?

  事发当时的人证、物证都有,人证就是小程警官,物证就是监控记录。等唐局长发言完毕,窗帘被放了下来,投影仪打开,大家一起看监控录像。其实在场的人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但为了表示调查讨论的正式严肃,大家还是坐在一起从头到尾再看一次。

  这一看就是整整一个小时,等窗帘重新拉起,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神情甚至有些恍惚和疲惫。监控录像的前半段,丁齐和田琦的“变态”谈话令人毛骨悚然。而后半段几乎就是一动不动的静止画面,无论谁盯着它看半个小时恐怕都不会好受。

  唐局长摘下眼镜揉了揉眼道:“大家都有什么结论?……老卢,你是专家,你先说吧。”

  卢澈没好气地答道:“监控录像我们都看过好多遍了,它是现场最直接的证据。为什么安康医院有留这种监控记录,就是怕意外状况说不清。现在事实很清楚,我就想问一句,我们要根据这样的证据立案,然后报送检察院吗?”

  分局的赵局长赶紧摇头道:“不不不,这根本立不了案。就算我们立了案,材料报送检察院那边,也是百分之二百会被驳回的。检察院那帮人,现在就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呢!”

  卢澈:“既然不可能提起公诉,那我们还讨论个屁呀!这么多人周末不休息,就为了加班扯淡吗?一个杀人的神经病自己死了,就如此兴师动众、劳民伤财,难道没有别的事可忙了吗?”他是技术官员,凭专业素质熬资历上来的,有时说话就是这么又臭又硬。

  唐局长有些无奈的摆手道:“老卢,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要给公众一个交待,更要给领导一个交待。有事说事,得出结论就行了,没必要带情绪。比如现在就有传言,说这位丁医生是用催眠杀人。”

  卢澈打断他的话道:“首先要让学术界承认,催眠术确实能杀人;其次还要找到证据,能确凿证明丁齐是用催眠术杀了田琦。如果这两点都不能做到,那就是扯淡。我们大家都看了这个录像,如果说丁齐杀人,那他是用眼神杀的人!”

  其实方才卢澈说的不少话,是在场很多人的心声,但他们不方便把这种不满表达出来。现在既然有卢澈出头,大家也都不吱声了,此刻甚至有人忍不住想笑。

  卢澈接着大声道:“那我们侦察部门就首先要向世界人民证明眼神能杀人,其次要在法庭上证明,丁齐的确是用眼神杀了田琦,同志们,你们觉得呢?”

  大家终于发出了笑声,唐局长见场面有点失控,赶紧敲了敲桌子道:“注意态度,要严肃!我们的讨论绝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得出一个结论,丁齐的诊断会谈与田琦之死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需不需要为此负担法律责任?”

  这时分局的赵局长插话道:“从司法程序上讲,疑罪从无,我们无法确定丁齐负有责任。”

  卢澈又接过话头道:“有人去商场买东西,突发心脏病死了,然后家属要追究售货员的责任,听上去简直荒谬,可现在这种荒谬的人偏偏越来越多,我们要助长这种风气吗?”

  唐局长苦笑道:“看来正式的结论已经有了,那我怎么向市领导汇报呢?”

  卢澈道:“我去汇报!”

  唐局长想了想道:“那明天我带你一起去汇报吧,还要整理一份正式的书面材料,今天晚上就得弄好。”

  就在公安部门宣布散会之后,境湖大学心理健康中心刘丰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就是田琦之父田相龙。田相龙这几天心力交瘁,他花了大价钱接连发出了两波爆料,第一波是想制造传言施加压力,第二波是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企图反击,将矛头直接指向了丁齐。

  然并卵,他被骂得更厉害了,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会形象一落千丈。他也是个好面子的人啊,但谩骂者仿佛根本就不理解他的丧子之痛。在这种时候,恐怕很少有人能够把他单独叫过来见面,可是偏偏刘丰有请,他不得不来。

  田相龙欠刘丰一个感谢和一个道歉,刘丰是田琦的鉴定人,曾做出了让田琦脱罪的司法精神病鉴定,另一方面,他的儿子田琦刺伤了刘丰,差一点就要了对方的命。

  短短几天时间,田相龙仿佛苍老了不少,脑门的头发更稀疏了,他进屋后先给刘丰浅浅的躹了一个躬:“刘教授,真不好意思,我上次就来给您赔罪了,可是您不愿意见我。”

  刘丰没什么好脸色,冷冷地说道:“我是田琦的司法鉴定人,你是田琦的监护人,本来就不应该私下接触。但是今天我却有必要叫你来一趟,有些话必须说清楚,不能眼看着你犯糊涂,还在那里煽动社会事件。”

  国庆黄金周之前,刘丰被田琦刺伤,田相龙也曾赶来探望,不仅是道歉赔罪,还表示要负担医药费、疗养费等等费用。但刘丰拒而不见,只是传了个话,让他承担心理健康中心的损失,并没有追究其他的事情。

  心理健康中心的直接损失很小,就是坏了一面柜子,如今已经换成了新的。在这间办公室里,几乎已经看不见上次事件的痕迹,除了那尊奖杯。奖杯上断裂的水晶球用玻璃胶粘了回去,此刻就放在刘丰的办公桌上。

  田相龙心里莫名有些发虚,低声道:“刘教授找我有事吗?”

  刘丰不动声色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消息了,今天上午,尸检结果出来了,你儿子死于心源性呼吸衰竭。所谓在安康医院遭受折磨和虐待,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谣言。就在刚才,公安部门也得出了结论,田琦之死与丁齐并无任何直接因果关系,丁齐也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

  可是现在有人四处造谣,说是丁齐杀了田琦,请问有什么证据?谣言的源头在哪里,田老板应该心中有数吧?”

  田相龙抬起头道:“我这么做,也是想引起重视,好早日调查出事实,刘教授也要理解我的心情,毕竟是我的儿子,亲儿子啊……”

  刘丰冷冷道:“你的儿子是人,哪怕杀了人,哪怕无恶不作,你也要保护他,走司法程序保护他。丁齐是我的学生,我的学生就不是人,可以随意诬蔑、造谣中伤?司法程序让田琦脱罪,可是你真的懂司法吗,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就这么干?”

  田相龙解释道:“是孩子他妈妈,一定要这么做,她认定是丁齐害死了我儿子。”

  刘丰岔开话题道:“现在结论已经出来了,公诉已经不可能,丁齐不必负法律责任,你还想提起民事诉讼吗?”

  田相龙叹息道:“律师看了监控记录之后便告诉我,根本没法提起民事诉讼。”

  刘丰:“是没有胜诉的把握吗?”

  田相龙摇头道:“根据现有的证据,法院根本不会受理。”

  刘丰的语气缓和了一些:“这个律师倒还不糊涂,但我还想问一句,把那段视频放到网上,并造谣说丁齐杀人者,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也是律师的主意吗?”

  田相龙:“的确是律师的主意,因为我媳妇认定是丁齐害死了我儿子,所以一定不放过他。律师就给了另一个建议,也许不能在法庭上将丁齐怎么样,但也一定不会让丁齐好过,可以将这个人搞倒搞臭。

  律师还说了,丁齐并不是安康医院的医生,他出现在那里可能是违反内部规定的。他与田琦的死亡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法庭上无法追究这些,但只要把事情闹大,他肯定要受到境湖大学的处分,让这个人混不下去。”

  刘丰的脸色又变了:“你请的律师是谁?”

  田相龙:“姓苗,叫苗度新,刘教授您认识吗?”

  刘丰在心中暗记下这个名字,又说道:“心地歹毒的人,你也得防备着,最好换个法律顾问吧。你口口声声说是你媳妇的意思,可是事情都是你办的,都是你在出钱出力,损人不利己呀!既然你今天实话实说,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好好记住。”

  田相龙:“刘教授,您说。”

  刘丰:“司法鉴定已经给出了结论,田琦之死与丁齐无关,你先前都是在造谣诬蔑。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有人弄死了田琦,那也是等于救了你一命,救了你全家人一命!”

  田相龙一愣:“这怎么说?”

  刘丰:“我给你儿子做过鉴定,妄想性精神障碍,而且有严重的攻击性。他是会杀人的,而且已经杀人了,在病情发作的时候,他才不会认识自己的父母呢,弄不好连你都会杀。这种精神病人发作,杀了自己全家人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我知道你的打算,还想有朝一日从安康医院里把田琦捞出来,想着他给你传宗接代。假如真的这么做了,别说传宗接代了,你和你媳妇的命都未必保得住。我就不明白了,以你们夫妻的条件,年纪也不算太大,为什么钻这个牛角尖,再生一个不就是了!”

  田相龙低头道:“刘教授,您不了解情况,我媳妇做过一个手术,不能再生了……”

  刘丰愣了愣,随即叹息道:“我明白了!有些建议我不适合说出来,但你也不是傻子,如果一定要想传宗接代的话,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田相龙默默地点了点头,刘丰又说道:“不论是走公诉,还是走民诉,你都已经走不通了。但你夫人现在不理智,太偏激,还是想对丁齐不利。公安部门也托我打个招呼,假如丁齐受到任何意外伤害,第一个嫌疑对象就是你,有些事情太明显了,一查就能查出来!”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16、刘丰的警告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