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19、图书管理员

019、图书管理员

钟大方说了半天,见丁齐一言不发,又抬头道:“小丁师弟,你明白我的苦衷了吗?我也是没有办法,师兄必须这么处理。假如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假如你有什么困难,导师和我们师兄弟也尽量会想办法帮你的。”

  丁齐看着钟大方的眼睛,目光似能将对方穿透,他突然笑了,笑着说道:“你其实可以不必有什么苦衷的,这本就不是你的职责范围,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对得起良心了。我也没什么困难,只想问三个问题。

  第一,在给田琦做精神鉴定之前,田相龙和洪桂荣来找过我。是谁违反程序透露的消息,让他们拿到了鉴定人的名单,并知晓了鉴定人的身份?

  第二,前天有人在网上放出来一段视频,是我在安康医院给田琦做诊断的监控记录。是什么人拿到了拷贝,然后私下里又传了出去?”

  刚说道这里,钟大方就变了脸色,很生气地摆手道:“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那田相龙能量很大,他有的是办法,你不能凭空怀疑谁。你也知道,那个视频拷贝我是拿不到的……”

  丁齐随即接话道:“就在昨天之前,我从来没怀疑过任何人,当然也没有怀疑大方师兄你,而刚才我只是提出几个问题而已,并没有说要怀疑谁。我相信监控记录的拷贝不是你给田相龙的,但我现在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了。”

  丁齐说话时一直看着钟大方的眼睛,他相信监控记录不是钟大方提供给田相龙的,但言下之意,上次鉴定人的名单和身份,就是钟大方泄露给田相龙的,所以田相龙夫妇才能提前找到他。

  由此还能得出一个推论,身为鉴定人之一的钟大方,事先也私下里接触过田相龙夫妇。这也正常,他们既然来找了丁齐,没有理由不去找钟大方啊。

  明白人说话没有那么啰嗦,三言两语就等于已经点破。钟大方有点出汗了,激动地说道:“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你说话要有证据!”

  丁齐面不改色道:“给结果要有证据,但是提问不需要。大方师兄,你别着急,我还有第三个问题呢——田琦刺杀导师的那把刀是哪来的?

  田琦可是住在看护病房里,探视都有记录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中心内部的人员提供的刀,也是那个人在他耳边说了那番话,诱导他去刺杀导师。”

  钟大方刚才始终表现得很诚恳,一副顾全大局、循循善诱的样子,哪怕面对丁齐的嘲讽和斥责也能委曲求全,但此刻心理防线终于被突破了。他表情不再是愤怒,瞬间就变了恐惧,显然是被吓着了,脸涨成了猪肝色,上前一步抓住丁齐的胳膊道:“师弟,这话可不能话说呀!根本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

  丁齐伸手拍在他的胸口,将他推了一个趔趄道:“站好了说话,别动手动脚的!我说那个人是你了吗?我只是提出疑问而已!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这次去安康医院之前,我也没想到田琦会死,只是想问清楚那把刀的来历。但他现在已经死了,最后见过他、问过他话的人是我。”

  这话太狠了!假如丁齐向别人提出了这个疑问,并将矛头指向钟大方,尽管不足采信且田琦已死无对证,谁也不能认定就是钟大方干的,但足以让钟大方百口莫辩、以后别想再混了。

  有些事没必要解释,同时也没法解释。比如网上有那么多人说丁齐是杀人医生、用催眠术杀人,丁齐怎么解释?从专业角度,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从现实角度,他也不可能一一找到对方去辨论。而且这种说法只是瞎猜而已,谁也不可能据此去追究丁齐的责任。

  那么丁齐现在就用同样的方式把钟大方给套进去了,他虽然不可能真的去做这么阴损的事情,但是钟大方怕呀,冷汗已涔涔而下。

  钟大方缩起肩膀,以哀求的语气道:“师弟,你还跟谁说过这些话?有些事可千万不要乱讲,讲出来就是造谣污蔑,会要人命的!……是师兄多事,今天就算我没有来过、什么话都没有说过。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要求,我能帮忙的地方一定帮。”

  丁齐淡淡道:“你又不欠我的,没什么是一定帮我的忙。但是说要求嘛,我还真有。我也不想看见就为了我的事,导师跟校领导对着干。我主动走人,不再与中心有劳务聘用关系。

  但是这个月,我既然来上班了,该发的奖金还得如数发。而且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今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年终奖金该发多少,到时候也不能少。大方师兄,你一定能办好的!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现在就上楼去收拾东西。”

  说完话丁齐拍了拍钟大方的肩膀,出门转身上楼去了,走到楼梯口他又突然转身道:“钟副主任,田琦都死在我眼前,你还以为我好欺吗?现在这种情况,你根本就惹不起我,也不应该来惹我,今后可千万别再这么自己作死了!”

  钟大方一个人被晾在那里,过了好久才将呼吸给调匀了,感觉仍有些懵逼,今天怎么就没有控制住场面,彻底演砸了呢?

  来之前他想得挺好,以领导和学长的身份表示慰问和关怀,并告诉丁齐校领导的决定和中心的难处,解除聘用关系是不可避免的,然后再安慰开导丁齐一番,并问丁齐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的,很顺利地解决这件事。

  将丁齐挂在周一的预约登记名单上,也是他的主意,这就是一种试探。不料丁齐居然“正常”来上班了,而且还当面来了这么一出。

  丁齐毫不留情地揭开了他准备好的面具,而且把所有事都打碎了说。在钟大方的印象中,丁齐这位小师弟不是这种人啊,对谁的态度都很谦和,这些年甚至从来没有与同事红过脸。

  如果换做一般的单位、一般的人、一般的事,情况或许就会按照他的设想发生了,尽管对方心里不会高兴,但面子上还能过得去,这就是办公室政治。可是丁齐根本不和他玩这一套。

  钟大方随即便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他并不真的了解丁齐,而丁齐却仿佛把他给看透了。他自以为是盘菜,丁齐却不再拿他当根葱,刚才看过来的眼神,分明是发自骨子里的蔑视,当丁齐认为不应该再给他面子的时候,就很干脆地一点面子都不给了。

  这个年轻人太自负了,他现在这副破落样,还有什么资格蔑视我?钟大方很愤怒,很想骂人,在他眼里,丁齐上不过是一个会拍马屁的小白脸而已,会讨刘丰欢心又泡上了领导的女儿,日子才混得这么滋润,否则屁也不是。但他今天终于领教了丁齐的厉害。

  在钟大方看来,丁齐已经是个失败者,连底裤都输光了的失败者。但他现在却不敢说丁齐一句坏话,哪怕在背后也不敢,因为他怕万一传到了丁齐的耳朵里。丁齐反正是破罐子不怕破摔,而他可是个好罐子,摔不起!

  丁齐最后提出的要求,钟大方还得老老实实地去满足,得尽全力为丁齐争取、一定要做得令丁齐满意。钟大方只能在心中暗骂,已经完蛋的人,还有什么好嚣张的,但也只能在心中暗骂而已。

  钟大方此时后悔了,何必主动出头来揽这件事呢?丁齐已经被学校开除,如今再被心理健康中心解聘,他已经失去了任何拿捏丁齐的手段。丁齐正需要发泄,他今天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没错,钟大方确实是撞在枪口上了。丁齐最近经历了这么多事,换谁都不会好受,他也需要发泄,而钟大方就是送上门来的。仅仅教训了一个钟大方,丁齐并没有什么成就感,他的心情仍然很压抑,找了个纸壳箱收拾好办公室里的私人物品,默默地回到了宿舍。

  等打开门走进屋中,丁齐却吃了一惊,屋里居然有人,导师刘丰正坐在书桌前。宿舍是学校的,后勤处也有钥匙,丁齐一看见,就明白导师是特意去后勤部门拿来了钥匙,现在这把钥匙正放在书桌上。

  自从上周三下午丁齐请假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刘丰,现在是周一下午,短短五天时间,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恍如隔世。

  在这五天中,丁齐并没有去找过刘丰,也没有给导师打过电话。他不知道找导师去做什么,难道惹了事去向导师求助,求导师罩着他吗?其实不需要丁齐开口,刘丰也在尽力保护丁齐,导师做的那些事,丁齐都能猜到,心中很感激还有几分愧疚。

  许是彼此都能明白对方的想法吧,所以刘丰也没有联系过丁齐,等一切已尘埃落定,刘丰却直接出现在了丁齐的宿舍里。

  丁齐放下纸壳箱道:“导师,您来了,我给您泡杯茶!”语气很平静,甚至是刻意的平静,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刘丰摆手道:“不用泡茶了,坐下说话吧。”

  屋里只有一个座位,丁齐就坐在了床上。导师刘丰又指了指桌上的钥匙道:“我在后勤处宿管办公室拿的,没经过你同意就擅自进来了。难道我不来找你,你就不去找我了吗?”

  丁齐赶紧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我想过几天再……”

  刘丰打断他的话道:“宿管那边的人说了,他们不着急收回宿舍,本学期的计划已经安排好了,那就这样吧。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直到明年二月初,下学期正式开学之前。”

  丁齐:“谢谢导师,这样的小事也让您亲自费心!”

  刘丰摇头道:“不必谢我,我只是去了一趟宿管办公室,什么话都没说呢,他们就主动告诉我了,然后我就顺便把钥匙拿来了。我拿了你的钥匙,也给你我的钥匙,你要是在这里住得不习惯,就搬到我家去吧,反正房子很空。”说着话,刘丰把自己的家门钥匙也放在了桌上。

  丁齐的遭遇是值得同情的。对于身边遭遇不幸的人,善良者的态度是尽量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丁齐已经被学校开除了,照说不能继续住在教工宿舍里,可是宿管那边并没有着急赶人,而是在能允许的范围内,还给了他四个多月的缓冲时间。

  丁齐跟宿管办公室的人一点都不熟,除了当初领钥匙几乎没打过任何交道,相比之下,今天钟大方那种做法更令人感到不堪。

  看见桌上又放了一串钥匙时,丁齐忍不住鼻子发酸了,他还是尽量平静地说道:“谢谢导师,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刘丰直截了当道:“丁齐,你现在失业了。”

  丁齐尽量以轻松的语气答道:“是的,我失业了,刚从心理健康中心回来。”

  就算刘丰先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见丁齐抱回来了这个纸壳箱、箱中放着他在办公室的私人物品,此刻也反应过来了。他叹了口气道:“钟大方虽然家庭出身一般,但早年学习非常刻苦,专业能力也很强,只是他这个人……当初不是这样的。”

  导师欲言又止,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丁齐以劝慰的语气道:“环境会变,所处的地位会变,人的想法也会改变的。至于钟大方,我见过的病人多了!”

  钟大方的担忧其实有点多余,丁齐并没有告状。刘丰又叹了口气道:“你最近经历了很多,我就是想看看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有些东西是会改变的,但有些东西是必须坚持的,否则你就不再是你。还好,你还是那个丁齐。”

  丁齐笑了笑:“我一直就是。”

  刘丰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今天上午我还去了一趟校图书馆,给你找了份兼职的差事,就是图书管理员,算是临时工性质。你先干着吧,收入虽然不高,每月一千五,但也勉强够眼下的生活费了,而且有个好处,你可以继续使用现在的校园一卡通。”

  图书管理员,丁齐在大学本科时就做过,那时是勤工俭学,没想到转了这么一大圈,回头又干了这么一份工作。可以继续使用校园一卡通,这个好处就多了,有它便可以刷开宿舍楼和各大教学楼以及校园内各大场馆的门禁,还可以使用食堂、图书借阅室、公共浴室等专属学校的服务设施,既便利又便宜。

  丁齐不禁站了起来,嗓子有些发哑:“谢谢导师!”

  下午钟大方装模作样地跑来找丁齐谈话,劝他主动走人的同时,还问他需不需要帮助?而刘丰根本就没问这些,他主动给了丁齐此时最需要的帮助。在丁齐没有找到一份新工作之前,先解决了住的问题,然后又给他介绍了一份过渡性的兼职工作,暂时解决了生活问题。

  刘丰又习惯性地摆了摆右手道:“你已经说了好几声谢谢了,如果真要说谢谢,我还从来没有好好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佳佳也没有好好谢谢你救了她父亲。”

  丁齐:“我们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

  刘丰:“那你就更用不着谢我了。其实人在排解心理压力时,可以选择环境疗法,那就是换一种环境,到一个与过往经历无关的地方。但你如果继续留在校园里,面对的还是曾经熟悉的人和事,必然会时常提醒你曾经发生了什么,而你的处境和以前又有了怎样的不同。

  你得面对这一切,面对真实的和假想中的观众,所以校图书馆图书管理员这份差事,你如果不愿意做,完全不必勉强,我们可以再想别的办法。”

  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继续留在校园里、发生这一切的旧环境中,从心理层面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会导致强烈的失落感与挫败感。刘丰当然明白,所以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丁齐又坐了下来,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抬头答道:“我从未打算逃避什么,如果这就是我将要面对的,那就去面对这一切。图书管理员,很好,导师安排得很好。”

  刘丰终于长出一口气道:“这才是一个人真正的成长,不仅是经历了什么事,而是怎样去经历,经历之后又会怎样。”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顿了顿,沉吟道,“你是我迄今为止最优秀的学生,如果断送了专业前途,实在太可惜了。

  在图书馆这段日子,你可以多看些书,我和公安那边打声招呼,帮你改个名字。明年你可以继续考外校的博士,导师我也可以先帮你联系好。将来换一个名字、换一个地方,影响并不大。绝大多数人并不认识你,能了解你详细履历的毕竟只是少数。”

  丁齐却摇头道:“我的名字是父母起的,也是他们给我留下的印记和纪念,他们已经不在了,我不能改换。而且我自认为并没有做错什么,更没有必要去否定自己的人生。”

  刘丰也只得无奈道:“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的太快,或许你还没有完全想明白。将来如果有这个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19、图书管理员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