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22、给您推荐一本书

022、给您推荐一本书

此人的语气显得极有礼貌,举止也是温文尔雅,看上去就令人很有好感。丁齐纳闷道:“请问您是——?”

  

  那人放下礼盒,掏出一张名牌双手递过来道:“我叫叶行,镜湖市博慈医疗中心的董事长。丁老师不认识我,但我对丁老师您可是仰慕已久!请问我能进去说话吗?”

  

  镜湖博慈,丁齐听说过,其实就是一家民营医院,主要经营特色专科,成立的时间只有两年。但是这家医院的前身历史可挺长了,丁齐很久之前就听说有这么一帮人专门承包各医院的科室,后来国家下了政策,不允许公立医院将科室外包给私人经营,所以这帮人又设立了民营医院。

  

  想当年他们还曾找境湖大学校附属医院谈过合作,但那时丁齐还没上大学呢,所以只是隐约有所耳闻。

  

  丁齐侧身道:“哦,快请进!”

  

  他还是将客人让到了屋中唯一的那把椅子上坐下,海鲜干货大礼包被放在了书桌上。这个礼盒丁齐有印象,前天中午和田荣平出去吃饭,穿过一家商场时大厅里正在搞促销,这种礼盒标的特价是九百九十八。

  

  丁齐逛街时不会刻意关注这些,但他曾受过心理学专业训练,熟练掌握“心册术”技能,有独特的思维和记忆技巧,并形成了习惯。所以他看见眼熟的东西时,往往能很快地回忆起准确的相关信息。

  

  叶行坐得很端正,微微欠身道:“丁老师,很冒昧地大过年打扰您,您一定很纳闷,我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正在等叶总自己说呢。”

  

  叶行开门见山道:“我是来请您出山的!我们博慈健康医疗中心今年新开设了心理专科门诊,想聘请您为头牌坐镇专家。”

  

  丁齐一愣,反问道:“为什么会想到来请我?”

  

  他的确很意外,真没想到,这家民营医院居然也设立了心理专科门诊,而且负责人特意跑来聘请他。民营医院也是一个法人机构,叶行是法人代表,但医院可没有总经理这种职位,院长负责管理。这位叶行并不是院长,所谓的董事长,其实只是投资方的代表。

  

  好歹也算是同行,镜湖博慈的事情,丁齐多少也听说过。它最出名的特色专科有不孕不育、无痛人流、按摩推拿、美容整形、皮肤病、性病等,因为时常见到广告。但据丁齐所知,这家民营医疗机构最赚钱的科室其实是体检中心,这也体现了公关能力。

  

  境湖市几大保险公司的定点体检单位都是博慈,很多保单生效之前都需要有投保人的体检报告,这是按规定必须走的流程,也是很大的一笔单子。

  

  博慈能够拿到,说明他们的业务公关能力很强,而且私下里给的回扣也很高。除此之外,很多大型单位和机构每年都会组织员工体检,很多单子也是让博慈给吃掉了。

  

  也不能说这一类民营医疗机构竞争力就很强、医疗水平就很高,因为公立大医院根本就没有兴趣和他们竞争,也竞争不过来。就拿境湖大学附属医院来说,这么多年门诊天天上午排长队,住院床位一直都很紧张,经常有人托关系才能住院做手术。

  

  境湖市博慈健康医疗中心,据说是博天集团投资的下属医疗机构,如果查股权关系,很难说它与博天集团有直接的控股从属关系,但实际上从人员到业务听说都是受博天集团控制的。博天集团在国内直接和间接控制了很多民营医疗机构,引起的社会争议也较多,毁誉不一。

  

  境湖博慈今年也新设了心理门诊,真的是很会蹭热点啊,这的确也是一个新的业务发展方向,未来很有潜力。其实境湖市内完全正规的心理治疗与咨询机构,原先也只有境湖大学心理健康中心这么一家。

  

  安康医院是一家精神病院,也是政府指定的精神病强制医疗机构,但它并不对外开设心理门诊。还有一些人也在搞心理咨询服务,但是很不正规,专业水平也很难保证,而且缺乏一个正规的医疗机构为后盾,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

  

  精神卫生专业或者说心理学专业的毕业生,也可以有别的就业方向,比如丁齐的师兄祁连峰就选择了营销,而田容平则在一家大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工作。丁齐也曾想过,被境湖大学以及校心理健康中心开除后,自己要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首先保证生活,然后发挥专长,再去想个人的发展。不料今天叶行找上门来了,就是让他继续干专业,这是丁齐最希望的,也是事先没有想到的。

  

  叶行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很认真地答道:“我们境湖博慈今年刚刚开设心理专科门诊,我们虽是一家民营医院,但背后的资本实力很强,要做的就是一炮打响。现在我们最急缺的就是像丁老师您这样专业水平高超又有名望的专家坐镇。”

  

  丁齐有些无奈道:“叶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偏偏要找我?您不会不知道我刚出了什么样的事,要说有名嘛,的确有一点,但在业内绝不算什么美誉,要说有名望嘛,恐怕谈不上。”

  

  叶行笑了,放松身体道:“丁老师,您太谦虚了,也太低估自己了!我们的业务是面对社会大众的,您的社会知名度这么高,大众口碑也很不错,这就是最宝贵的资源。我们特地来聘请你,也是经过慎重考量的。”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看手表,“丁老师,该吃午饭了,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您先听我介绍一下境湖博慈的情况,了解我们的诚意,然后再决定接不接受聘请。”

  

  反正也得吃饭,丁齐也就没有再推辞。两人从学校的北大门出去,来到了靠近江边的一座海鲜大酒楼。丁齐以前来过这里好几次,都是陪着导师刘丰应酬,丁齐从来没有结过帐,也轮不到他结帐,但知道这里的消费不低。

  

  两个人吃饭在大厅里要个散台就行了,可是叶行却一定要包间,说是谈话方便。小包没有了,叶行只得让服务员安排个中包,最低消费一千六。

  

  丁齐笑着说叶老板破费了。叶行却笑道:“今天是谈业务,花的是公款,我也算是沾您的光。”

  

  包间中是一张十人座的圆桌,如果加椅子还可以坐十二到十三个人,此刻却只有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显得房间很空。叶行请丁齐先点菜,丁齐按照这里的消费水平,没点很贵的也没点很便宜的,只点了一道石锅鲍鱼小土豆,然后便说客随主便,将菜单还给了叶行。

  

  叶行接过菜单道:“大过年的图个吉利,先来一艘富贵呈祥吧。”

  

  富贵呈祥是这里的一道菜,一艘金灿灿的船,放在桌上有两尽多长,里面垫着冰块,冰块上铺着各色刺身。然后叶行又说道:“丁老师点了鲍,有鲍怎能无翅,每人来一盅燕麦捞翅吧。据说多吃燕麦,对男人可是有好处的……”

  

  服务员也微笑着插话道:“是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

  

  丁齐笑道:“我上次听人说这话,是在一家铁板烧,服务员推荐烤生蚝。叶老板啊,不用都点这么贵的。”

  

  叶行很豪爽地摆手道:“第一次请丁老师吃饭,可不能怠慢了,就应该有诚意。”

  

  丁齐笑出了声:“要不一人再来一只龙虾?”

  

  叶行开口便道:“服务员,上一对澳洲大龙虾,每人一只!”

  

  丁齐赶紧摆手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还真点啊!”

  

  服务员也笑着插话道:“富贵呈祥里面已经有龙虾刺身了,先生不必再点。你们只有两个人,差不多够吃了,再来盘素菜就好,刺身的最后还可以做汤或者熬粥。”

  

  叶行也就没有再坚持,又点了盘素菜,问丁齐喝什么酒?丁齐想了想选择了黄酒,于是又点了两瓶花雕,等菜上齐了,两人关上门开始边吃边聊。叶行却不着急谈正事,而是频频举杯敬酒扯闲话,加了姜丝和枸杞的黄酒半斤下肚,脸渐渐红了,额头上也见汗了。

  

  喝得差不多了,叶行才放下杯子主动道:“丁老师,知道我为什么要特意来请您吗?”

  

  丁齐也放下杯子道:“愿闻其详。”

  

  丁齐其实一直在观察这位有些突兀的陌生来客。对方的言行明显有表演的成份,基本上都是刻意为了给丁齐留下一个好印象、让他更有信任感。在宿舍的时候,叶行显得很有礼貌,举止温文尔雅,来到饭店点菜时,又显得很大气,甚至有些装傻充愣。

  

  现在他又做出一副已经喝多了的样子,语气让人感觉很真诚,因为酒后吐真言呐。可是丁齐身为一名专业的精神科医生,能分辨出醉酒过程的各种细微状态,包括病理醉酒与普通醉酒的特征,也包括从兴奋期到麻痹期的各种反应。

  

  叶行并没有喝多,至少没有看上去喝得那么多。但丁齐并不以为意,陌生人打交道本就有个试探的过程,至少对方要聘请他并不是什么坏事。

  

  叶行带着醉意道:“你出了事,而且闹得满城风雨,被境湖大学和心理健康中心开除了,连带安康医院都跟着背了锅。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公立医院肯聘用你,他们不缺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你还在官方体制内,背了这么段黑历史,以后评选啊、升职啊,总会有人拿出来说事,您也很难混,我说的对不对?”

  

  果然是难听的话要留到喝多了再说,酒后无忌嘛。丁齐点头道:“说得很对,您继续。”

  

  叶行:“有很多人这么认为,但丁老师您千万不能把自己看低了!知道什么是反向思维吗?凡事要辩证地看,你就是如今稀缺的专业人才啊,是我们博慈心理门诊最需要的专家。

  

  我们开设了专科门诊,得有人来看病才行。又不是公立大医院,谁会知道你、谁又能信任你呢?就得去搞营销、打广告。可是一提丁老师您的名字,大家也都知道了,也清楚您的水平很高。

  

  您已经是全国知名,如今在境湖市家喻户晓,这是我们打多少广告也起不到的效果!只要您来了,我们对外一宣传,大家也都知道了境湖博慈的心理专科门诊。

  

  网上有人说你是杀人医生,还说你用催眠术杀人,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大家公认您的水平高啊!不论传闻真假,你也是位大师了,年轻有为的大师!

  

  听说过这件事的人,也都知道死者是谁,那是个精神病,该死的变态杀人狂。而他们又不是田琦,用不着担心自己,哪怕是出于好奇,也会愿意花重金来找你的。这样一来,连带着我们整体业务都得到了宣传,甚至都不必你亲自坐诊看病。

  

  丁老师,我说的有些有话虽然不太好听,但也是有道理的,您说对不对?”

  

  听完这番长篇大论,丁齐不动声色道:“的确有点道理,我听着呢,您接着说。”

  

  叶行再度端杯相敬,干了一杯温热的酒,嗓门不知不觉就大了起来:“您虽然被开除了,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证书还在吧?心理咨询师的认证考试虽然被国家取消了,但以前发的证书仍然有效吧?而且您还是经过卫生部核准的中级心理治疗师!

  

  您并没有受到禁业处罚,我们博慈聘用您,法律程序上并没有任何问题。您要看到自己的价值,原先在校中心做心理咨询,是不是一小时收费六百?现在您名扬全国,在我们这里,一小时就应该收三千了!”

  

  丁齐赶紧摆手道:“太夸张了,哪能要这么多,简直就是抢钱了。”

  

  叶行:“丁老师是学院派出身,不懂我们这些江湖人的套路。这叫‘抬门槛’,你一个人每天就算满打满算,又能接待多少病人?收少不如收多,精力是有限的,你是丁齐丁老师,不能随随便便就坐台!慕名而来的人,也不在乎花这三千块钱。他们敢花,我们还不敢挣吗?”

  

  丁齐追问道:“什么是江湖套路?”

  

  叶行突然压低了声音,脑袋前伸、探到桌沿里问道:“丁老师,您听说过江湖八大门吗?”

  

  丁齐:“好像听过这个词,旧社会走江湖、跑码头的讲究,但并不是很了解,这跟干我们这一行有关系吗?”

  

  叶行:“怎么没关系,惊、疲、飘、册、风、火、爵、要,这江湖八大门包罗万象。我给您推荐一本书,名字叫《地师》,有空你可以找来好好看看。”

  

  丁齐当即就打开手机搜了一下,有些纳闷道:“网络小说啊?”

  

  叶行:“就是一本网络小说,作者这小子虽然在瞎扯,但多少还知道一些皮毛和门道的。您好好看看,也能了解一个大概。不瞒丁老师您说,有多少江湖出身的人,做梦都想像丁老师这样扬名立万,羡慕得不得了,可他们没机会啊。

  

  今天酒喝得痛快,我就再跟您交个实底。我们境湖博慈的背后,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博天集团。而博天集团的老祖宗,当年就是走江湖出身,凭着一张治皮肤病的偏方,白手起家一步步走到今天。”

  

  他所说的人,就是博天集团的拥有者兼创始人施良德。施良德今年其实只有五十八岁,麾下各分支公司与机构数百、资产数百亿,集团每年的营业额过千亿。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集团内部不是被称为施总、施董事长或老板、老大,而是叫老祖宗,不仅足以说明其地位,这个称呼本身也带着浓厚的江湖意味。

  

  丁齐插话道:“我知道这张偏方,就是硝酸、水银和白醋,假如配比不正确,是有腐蚀和毒性的,但是用对了,确实能治不少皮肤病。”

  

  叶行:“丁老师真厉害,您还精通外科呀?“

  

  丁齐哭笑不得道:“这不能算外科。”

  

  叶行:“不管他是哪一科,但仅仅靠一张偏方,能建立起分支机构布满全国、如今业务已延伸到东南亚各地,实力如此雄厚的博天集团吗?更重要的是高超的江湖手段,过人的眼光和视野,就是不走寻常路!……其实,我也是江湖八大门中的疲门传人。”

  

  说出最后这句话时,他的神情语气带着三分得意、七分神秘,似乎就等着丁齐继续追问下去,令丁齐颇有些无语。

  

  见丁齐没有顺势追问下去的意思,叶行又问道:“丁老师,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您接不接受我们的聘请呢?”

  

  丁齐:“叶总,其实您没必要说这么多。我只需要看看你们医院的资质,如果手续都是合法的、没有问题的,按正规的程序聘用,我就没什么问题。无论如何我很感谢您,这对我来说这相当于雪中送炭,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叶行一拍大腿道:“那就太好了!我们是正规医疗机构,所有手续都是合规合法的,您签了合同直接来上班就行。您是我们机构的大牌专家,我们包吃包住。但我个人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知道您在境湖大学图书馆兼职做管理员,请您继续保留这份兼职。”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22、给您推荐一本书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