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24、一间宿舍配五个美女

024、一间宿舍配五个美女

这是一套三室两卫的商品房,丁齐没想到居然是男女混住,而且男的只有他一个。主卧室留给了他,还单独的卫生间。次卧住了三个女孩,一个上下铺加另一张小床,稍显有些拥挤,还有本来是书房的屋子里也放了一张上下铺,住了另外两位姑娘。

  

  客厅不算小,角落里放了一张餐桌,靠墙还放了一排柜子,里面堆着各种资料和文件夹,中间放了五张办公桌,有电脑和电话,完全就是办公室的布置。看来这五位姑娘不仅吃住在这里,而且就在这里办公。

  

  叶行是怎么想的?居然将自己这么个大小伙子安排到这里住!进了主卧,关上门只有他和叶行两人时,叶行低声道:“丁老师,我们的宿舍比较紧张,这已经是条件最好的了,特意给您安排了一个带卫生间的单间。”

  

  丁齐:“怎么是男女混住?外面那五个女孩都是什么人?”

  

  叶行:“都是我们医疗中心的市场代表,她们五个,可是市场营销部的五朵金花,丁老师还满意吗?”

  

  对房子满意还是对人满意?丁齐皱眉道:“你把我一个大男人安排进来,她们就不别扭呀?”

  

  叶行:“只要丁老师您不觉得别扭就行。再说了,您这间是主卧,是独立带卫浴的,只有您一个人住,关上门互不打扰。我事先就问过她们了,她们对丁老师您都很仰慕和好奇,医院这么安排,她们也都没反对。”

  

  丁齐:“人家男朋友不反对吗?单位居然这么安排!”

  

  叶行:“工作都挺忙,哪有时间搞对象,再说合适的也不好找。假如真有男朋友,也就搬出去住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刚才五位姑娘中的小组长进来了,刚才做过介绍,她叫张丽晨,自称小晨。小晨微笑道:“丁老师怎么一来就关上门只和叶总说话?我们还在外面泡了茶,想和丁老师多聊一会儿。

  

  丁老师,我正在网页上做您的介绍呢,能不能给提供一张你的照片?清晰一点的、帅一点的,生活照也行。叶总给了我们一个简介,如果丁老师有什么修改意见,还可以再补充。”

  

  丁齐很礼貌地摇头道:“就按你们叶总给的简介吧,照片待会儿现场拍几张挑挑就行。我对简介没什么要求,实事求是就好。还有,不要提什么境湖市安康医院事件。”

  

  叶行:“我们出去坐着聊,喝点茶。”

  

  丁齐去客厅里着喝了一会儿茶。叶行说这里住的是五朵金花,倒也不算太夸张,五位姑娘都不难看,而且其中至少有三个在丁齐看来身材相貌都还不错。五位姑娘对丁齐都很好奇,显然也听说过他的“事迹”,看他的时候,眼睛里都有些崇拜的意思。

  

  稍微问了几句,丁齐了解到她们都是卫校毕业的,原先到境湖博慈来应聘医药代表,却在叶行的劝说下做了业务代表。工作地点就在这里,平时也跑外勤,主要负责营销、客服和业务推广,也可以说就是联系业务的。

  

  境湖大学附属医院和心理健康中心可没有这种部门和这种职位,看来是博慈医疗这种民营机构的特色。丁齐在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她们的办公桌和文件柜,看见了几本《电话接诊技巧(以美容整形为例)》、《医生营销十大技巧》等内部资料,恍然间很有种搞传销的既视感。

  

  能看出来,正如叶行所说,这五位姑娘并不排斥他住进来,甚至很欢迎、表现得很有些期待。这看是什么人吧,至少丁齐很年轻,而且颜值挺高,还是心理专科问诊的“头牌专家”。身为男性,丁齐也难免有些小得意,但另一方面,他也很打怵。

  

  聊了几句,小晨突然问道:“丁老师,我们平时可以借用你的浴室吗?”

  

  这套三居室有两个卫生间,外面的卫生间稍小一点,而主卧带的卫生间比较大,浴房也更舒服,估计这五位姑娘平时也经常用主卧的浴室。但这个问题有点生猛了,想借浴室洗澡,来回都得穿过丁齐的卧室,想一想就感觉画面太美。

  

  丁齐有些尴尬地答道:“我并不经常住在这里,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随便用。”

  

  又有一个姑娘点头道:“对对对,丁老师白天还得出去上班呢。”

  

  有点接不上话了,丁齐赶紧找了个借口拉着叶行告辞出门。刚才参观医院的时候,感觉还挺正规的,可是一到宿舍,怎么就这么不正经呢?下楼时他问道:“叶总,能不能换一间宿舍,这样不太方便吧?”

  

  叶行笑道:“实在抱歉,我们医院就剩这么一间单身宿舍了。再说了,独门独卫有什么不方便的?人家姑娘们都不计较,丁老师您计较什么?摸摸自己的心口说,你是和一群姑娘住在一起好呢,还是和一群大男人住在一起好呢?”

  

  丁齐:“你就不怕我行为不轨?”

  

  叶行的笑意更深:“不轨?她们是五个,你才一个,谁怕谁呀?”

  

  丁齐叹了一句:“学医的胆子就是大。”

  

  叶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丁老师是搞心理学的,应该心理素质更好,胆子更大才对。我不仅给你安排了宿舍,还给你配了五位美女,怎么样,够意思吧?”

  

  丁齐不想再接这个话题,转而问道:“给我配的车呢?”

  

  叶行掏出车钥匙递给他道:“就是我今天开的那辆,现在交给你了。”

  

  叶行今天开的是一辆老款的帕萨特,已有近八年的车龄,在二手车市场上卖不了几个钱,是外单位欠债抵账的东西,但看上去保养得还不错,至少表面包括内饰竟是八成新的样子。叶行倒也没有违反合同,宿舍提供了,专车也给了,正式上班时间是下周一。

  

  丁齐虽在大学本科期间就拿到了驾照,但平日开车的机会并不多,上手有点不太适应,起初开得很慢,过了好一阵子才感觉自如。

  

  他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办了一张车辆出入证。他毕竟在学校生活了这么多年,认识不少熟人,尽管眼下只是个临时工,但这点事情还是能办到的。校内不允许外单位车辆随意出入,里面更好停车。

  

  第二件事就是给房屋中介打了电话,而中介是他年前就联系好的。本来以为已无必要,可是去了一趟医院宿舍后,他还是决定在学校附近自己租房子。

  

  至于叶行提供的宿舍嘛,既然是“福利待遇”,那就留着吧,但他平时不会在那里住。考虑到博慈医疗距离境湖大学有点远,上下班偶尔来不及或者时间太晚,在那里临时休息一下或者睡个觉也可以。

  

  房屋中介领他看的第一处房子是一套“江景公寓”,离江岸还有段距离,但是位置比较高,在二十二楼,站在窗前视线穿过街对面林立的高楼,以及高楼背后的小赤山公园,还可以看到一段断断续续的长江。

  

  可是丁齐一进来就愣住了,因为这套公寓他住过,时间不长,只有三个小时。怎么会这么巧?他第一次和佳佳在校外开钟点房,来的就是这个房间!这栋商住两用楼离学校的北大门不远,里面有好几家酒店式公寓,既提供长租房也提供钟点房。

  

  丁齐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转身出去,但是想了想又站住了,假如真的已不在意,又何必刻意回避?告别过去的新生活,莫不如就在这里开始吧。他没再去看别的房子,便点头租下这里了。

  

  这是一套精装修公寓,建筑面积约四十平,进门处右手是卫生间,左手还有一个简易的灶台,没有通煤气,但可以用电磁炉做饭。由于是酒店式公寓的房间,里面还配好了冰箱、电视、壁挂式空调、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张沙发、一个衣柜。

  

  长租有优惠,租金每月两千五,丁齐没说什么便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他还特意打听了一下,如果是买房的话,这个地段四十年产权的商住两用房,每平米是一万五左右。

  

  丁齐又想起了老家县城,父母老房子所在的地段,眼下房价差不多是六千左右。无论是什么地方,看来都不便宜呀,如今就连小县城的房价都挺高了。

  

  租完房子的第二天,丁齐就搬出了学校宿舍。他没有太多东西,也没必要叫搬家公司,反正自己有车了,后备箱来回拉两趟就搞定。已在校园里住了七年半,感觉这似乎是一种告别,但还不是彻底的告别,他仍然是图书管理员。

  

  ……

  

  “丁医生,真不敢相信,上次的治疗总共才用了三个小时,我在沙发上睡了一觉,感觉却像睡了三天三夜。这几个月以来来,我从没有睡得那么舒服!”

  

  说话者叫涂至,三十岁,从两颊到下巴有着淡淡的络腮胡茬,应该是早上出门前刮过,但到了下午又长出来一点。这里是境湖博慈健康医疗中心的心理门诊会谈室,他已经是第二次来找丁齐做“心理辅导”了。

  

  丁齐原先在校心理健康中心中心,每次心理咨询一小时,挂号登记时交足费用,结束后求助者就要等待下一次心理咨询。可是在博慈,每次心理治疗的时间是不确定的,想挂丁齐的号,登记预约者须交纳三个小时的押金,最后根据实际情况再结算。

  

  这种做法,也有利于医院“创收”。以会谈为主要形式的心理咨询,是很好控制时间的,但如果辅以很多其他的心理治疗手段,时间就很难确定了,这么做也许更科学。

  

  丁齐的收费很贵,但还真有人愿意来挂他的号,虽然不能说门庭若市,但如果他愿意的话,几乎每天都可以出诊。但丁齐有自己的工作节奏,基本上每天只接待一位患者或求助者,周末也会休息。

  

  校图书馆的工作分三班,分别是上午、下午和晚上,丁齐每天只有一班,具体是哪一班要看安排。当然了,身为一名心理医生,工作时间不仅仅是面对患者时,也包括患者离开后所做的病历整理、病情分析等工作。

  

  就职的第一个月,丁齐拿到的提成就有两万多,他已经很满意了。

  

  境湖博慈的心理专科门诊开设得很顺利,叶行所期待的广告效应确实是有的,不少人就是“慕名”而来,有的人是谁收费贵就找谁,代表水平高嘛!丁齐所发挥的作用,可不仅仅是他个人得接诊,他也的确起到了“坐镇”的效果。

  

  其他心理医生遇到情况不太好处理的求助者,经过沟通后,往往都会转介到他这里来。更重要的另一方面,博慈医疗只有心理专科门诊并没有精神科门诊,更无法收治神经症或精神病患者。但来到心理门诊求助的患者,症状却是事先无法预计的,可能不仅只有心理问题。

  

  这时候就需要人把关,及时做出诊断甄别,推荐患者转院到更合适的地方接受治疗。比如神经症或精神症患者,在境湖市就应该到境湖大学心理健康中心或市安康医院治疗。丁齐既是心理咨询师也是心理治疗师,还曾是精神科医生。

  

  而且丁齐的业务精、门路熟,在转院推荐的时候,他可以直接告诉患者该到什么地方、找哪个医生,大多数时候甚至都能先电话帮着联系好,因为那边也是他的熟人。

  

  丁齐并不是全天都待在医院里,所以有时也不方便,后来他干脆又给叶行推荐了他的师兄辛霜红,就是安康医院的辛主任。辛霜红当然没有从安康医院辞职,只是成了境湖博慈的外聘专家,倒是分担了丁齐的不少压力。

  

  论“名气”辛霜红当然远远赶不上丁齐,谁让丁齐出过那么大的事呢。但辛霜红在业内的资历要比丁齐老得多,业务能力也很强,早就是主任医师了。他会不会抢了丁齐在博慈的“头牌”位置呢?丁齐对此倒从来都没想过。

  

  辛霜红是眼下叶行能外聘到的、最大牌的专家了,他倒是想请刘丰,但也不可能请得来呀。请辛霜红还有另一个好处,他不仅能及时将有精神异常的患者介绍到安康医院转诊,还能给博慈的心理专科门诊带来患者,也就是介绍业务,这也是有提成的。

  

  有很多人的症状算不上精神异常,却存在较为严重的心理问题,跑到安康医院去求治,辛主任就可以把他们推介到这里来。而丁齐只负责接诊,不负责给博慈医疗拉业务,所以他没有这笔提成收入。

  

  当代社会,很多人或多或少都存在某些心理问题,其中有不少是仅凭自我调整难以彻底解决的,所以需要心理方面的求助。社会竞争与各方面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现代都市中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导致的心理问题也越来越多。

  

  肯花大价钱来找丁齐进行心理治疗的,基本经济上都算宽裕,但他们在情绪上往往比一般人更焦虑,平时承受的压力也更大。职场压力、商业竞争压力、中年危机、家庭危机……等等不一而足。

  

  面前的这位涂至先生,问题很简单也很常见,就是失眠。导致失眠的原因有很多种,比如神经衰弱,更常见的是精神压力与情绪焦虑,这需要心理医生仔细甄别。首先要做到的第一步,就是让求助者体会到心理治疗的效果,然后再尝试着逐步彻底解决。

  

  涂至在深圳工作,是一家超大型网络公司的游戏项目负责人,平时的工作非常繁忙,经常没日没夜的加班,作息很不规律,受失眠困扰已有很长时间了。这次是请了个公休假,回父母这里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暂时告别了繁忙的工作,可他仍然失眠,是熟人推荐他到丁齐这儿来的。上次丁齐先引导他做了放松训练,然后将他催眠了,就让他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两个多小时。

  

  催眠所谓的“眠”并不是睡眠的“眠”,但催眠师可让被催眠者在深度催眠状态下起到很好的休息效果,也可以让对方进入睡眠状态。很多受失眠困扰的求助者来到丁齐这里,丁齐第一次接诊都会设法让对方好好睡一觉。

  

  这么做的目的,主要让对方明确感受到,自己是可以睡得着的,而且还能睡得很香,接下来的治疗就会好得多。丁齐通常都是借助了深度催眠手段,而且基本上都用足了三个小时,这与他原先的心理咨询工作不太一样。

  

  原先他从不使用催眠术,但在这里不用都不合适,不少人就是冲着他这位“催眠大师”的名头来的。

  

  挂号预约先要交三个小时押金,也就是四千五。在很多人看来,花这么多钱只是为了在沙发上睡一觉,简直就是疯了!但收入不一样消费观念便不一样,所面临的问题也不一样,几乎每位求助者都认为这钱花得很值,很多人事后对“丁大师”的高超技术更是赞不绝口。

  

  这位涂至先生三天前来过,今天是第二次来做心理治疗,他谈了自己的感受并向丁齐表示了感谢。丁齐笑着问道:“涂先生,我给你的那块石头,效果如何?”

  

  涂至掏出一块石头放在茶几上道:“这块石头我也带来了,再请您给加持点法力。它还真有效果,我按您的叮嘱放在枕边,这三天睡得都比以前好多了。丁医生,您给我的是哈利波特的魔法石吧?在我眼中,您就是魔法师,而我们这些人就是不懂魔法的麻瓜。”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24、一间宿舍配五个美女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