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30、我爷爷是庙里的领导

030、我爷爷是庙里的领导

丁齐一开口就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锅子里又添了汤,加了豆皮和青菜,点火的酒精也重新换了,这才告一段落。

  

  叶行缓缓喝了一杯酒,放下杯子道:“丁医生,你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专家,已经有所发现。其实你说的事情,我知道,你说的地方,我也一直在找。不论名字是叫大赤山还是小境湖,总之这境湖市存在一个普通人并不知道的地方。”

  

  丁齐感觉大排档周围嘈杂的声音都消失了,仿佛只剩下眼前的叶行,他瞪大眼睛追问道:“叶总是怎么知道的?”

  

  叶行:“我是听人说的。”

  

  丁齐:“谁告诉你的?”

  

  叶行:“我爷爷告诉我的。你刚才提到了赤山寺,我爷爷就是赤山寺的和尚。”

  

  丁齐:“和尚还能有孙子?”

  

  叶行:“解放后不久,乡下土改分了田地,他就还俗回家了。”

  

  丁齐:“我听老杨头说,解放前赤山寺的和尚可有钱了!文革破四旧的时候,把大殿里的菩萨打碎了,里面的银元哗啦洒一地,这事是真的假的?”

  

  叶行点头道:“这事是真的。我爷爷当年可不是一般的小和尚,是寺庙里的领导,相当于二把手。他当年还俗回家,就带了不少银元,还在乡下盖了新房子。那时候已经土改了,假如是解放前,估计还会买很多地呢。到现在,我家里还有爷爷留下来的袁大头呢!”

  

  丁齐:“幸亏解放土改了,你爷爷没去买地,否则就会变成地主被批斗的……咱先不说这些,你爷爷都告诉你什么了?”

  

  叶行:“先喝酒!”

  

  丁齐:“我干了!您接着说。”

  

  叶行的神情有些高深莫测道:“我爷爷告诉我,这个世上有神秘未知之处,明明就在那里,普通人却看不见、摸不着,称之为方外。”

  

  丁齐:“方外?不就是指出家人待的地方嘛!我经常在电视剧里看见这样的台词——老纳乃方外之人。你爷爷是个和尚,他是不是指别的意思,比如佛家的某种说法?”

  

  叶行笑了:“丁老师,虽然你很有学问,但也不是什么都懂。所谓方外,可不是佛教名词,在《易经》里就有了,‘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

  

  丁齐微微一皱眉:“你说的这个方外,是待他人、待身外事物,态度以方正的意思吧?这个‘方’是动词,不是名词!‘直内方外’是个成语,讲的是一种做人的态度,持己以敬、待人以义,与很多人说的‘外圆内方’含义有所区别。”

  

  叶行:“《楚辞》里也有啊,‘览方外之荒乎兮,驰于方外,休乎宇内’。”

  

  丁齐点头若有所思道:“这个方外,倒是你爷爷说的那个意思。”

  

  叶行:“屈原可不是和尚,也不是道士,可见‘方外’一词古已有之,就是中国汉语的原生词汇,用以形容世外神秘未知之地,原本跟和尚道士这些出家人没什么关系。”

  

  丁齐:“叶总的知识面好广啊,您是史学家还是文学家?”

  

  叶行有些得意地笑了:“我可不敢跟丁老师比学问,当年大学只是上了个三本而已,更没有考上博士、硕士。但我爷爷既然告诉我这些了,我就特意做了番研究。”

  

  丁齐:“他老人家告诉你,境湖市就有方外之地。那么他说了在哪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才能找到吗?”

  

  叶行收起笑容,叹了口气道:“老人家只是告诉我两句话,有缘者自可见之,无缘者见之不得。除此之外,他便什么都没有说了。”然后又伸过脑袋压低声音道,“但我怀疑,那里很可能就是赤山寺的藏宝之地!”

  

  丁齐一愣:“藏宝之地?”

  

  叶行:“你想想啊,赤山寺的和尚很有钱!文革破四旧的事情你也听说了,砸碎了菩萨,肚子里都是银元。我爷爷是庙祝,解放后还俗时还带了不少银元回家呢,到现在我家里还留着十几块。但袁大头只是民国的东西吧,再往前呢?

  

  从南北朝到现在,一千五百年啊!有过多少好东西?那些金银财宝,历朝历代的古董,放现在哪一样不是宝贝,都哪儿去了?既然赤山寺的和尚那么有钱,也不可能只有袁大头,所以很可能另有藏宝之地。”

  

  丁齐:“你说了等于没说,既然找不到,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叶行:“怎么能说找不到呢?既然有人能把它们藏进去,就有人能把它们找出来。我爷爷不是说过嘛,有缘者见之。丁老师,你想不想找?”

  

  丁齐:“我这两个月一直在找,但不是冲着金银财宝。”

  

  叶行:“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你想找就行。既然已经有了线索,不找到它岂不是太遗憾了?”

  

  丁齐:“可是你爷爷什么都没说,你还有别的线索吗?”

  

  叶行双手按住桌面道:“有!我研究了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

  

  丁齐:“你还真有啊。”

  

  叶行:“当然,想不想和我一起找?”

  

  丁齐:“想啊,就算没有你,我自己也想找。无论如何,总要找到那个地方亲眼看看。”

  

  叶行:“既然这样,就不要在这里说了,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们私下里单独谈谈。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还想请你帮个忙呢!”

  

  这天结账出门之前,丁齐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叶总,老杨头给我讲了一个赤山寺的和尚偷偷吃肉的故事,真是拿夜壶放在床底下炖吗?”

  

  叶行瞟了丁齐一眼,过了好几秒钟才答道:“这件事,我小时候问过爷爷,他说是真的。我还问他有没有吃过,他说他也吃过。我又问好不好吃,他老人家说很好吃。我接着问能不能做给我吃?我爸在旁边听见了,把我拉出去揍了一顿,严厉警告我以后不再要问爷爷庙里的事,也不能说给别人听。”

  

  丁齐:“老人家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叶行:“我刚上初中那年。”

  

  丁齐:“太遗憾了!你应该多问一些、问清楚点的。”

  

  吃完宵夜,丁齐没有回宿舍,而是叫了代驾回到了自己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晕晕乎乎地上了楼,时间已经快两点了。但第二天早上他起得很早,洗漱完毕就出门了。

  

  博慈医疗不止那一栋五层楼,主楼后面还有一栋横向排列的三层小楼,一楼原先是做培训学校用的,现在改成了心理专科门诊,而三楼一直都是领导办公室。叶行的办公室在最靠里面的一间。

  

  叶行今天打扮得挺精神,头上还抹了发蜡,衬衫很白,条纹状的领带很鲜艳。他看了看手表笑道:“丁老师,您还挺着急嘛!现在才八点四十。”

  

  丁齐笑道:“叶总不是也来得很早嘛。”

  

  叶行开门见山道:“有些事,昨天在大排档不方便说,今天可以在这儿好好谈谈。其实我怀疑赤山寺的历代住持都在保守一个秘密,我爷爷不是寺庙里的住持,所以他只了解一些情况,但并不清楚具体的内情。

  

  昨天吃宵夜时,叶行到后来才提到他的爷爷是庙祝。负责香火的庙祝可算不上大寺院里的二把手,但油水也很足。

  

  丁齐追问道:“赤山寺早就不在了,叶总的意思是说,你已经找到了当年的住持,或者找到了老住持留下的线索?”

  

  叶行轻轻一敲桌子道:“专家就是专家,一句话就猜对了!那位老住持已经不在世了,但我查到了赤山寺当年一批东西的下落……”

  

  在解放前夕,赤山寺没有方丈,住持俗家姓张,叫张锦麟,跟当地达官贵人多有往来,很受尊敬,经常参加各种官方活动、主持各种仪式庆典,也算是当地的一位大人物。在解放军过江之前,他就先跑路了。

  

  张锦麟先是南下广州,后来去了香港,听说又转道台湾待了一阵子,最后去了美国。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还俗的,如今已没人能说得清楚,可能是在逃离境湖之时就换了俗家装束,也可能是到达美国之后。

  

  总之晚年的张锦麟并不是和尚,而是一位颇有名望的收藏家兼爱国华侨,在美国拥有一座庄园,据说精通东方文化以及各种艺术品鉴赏。改革开放后的九十年代初,他以探亲的名义从美国回来了,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情接待。

  

  张锦麟去世之后,留下遗嘱捐赠了一些东西,其中两批是捐赠到境湖市的。一批捐给了境湖市博物馆,经鉴定应该都是赤山寺的传世法器、从唐代到清代的各种文物。

  

  另一批捐赠给了境湖大学图书馆,是他收藏的各种书籍,有中文的也有外文的,据说其中还有一部分是解放前在大陆收藏的珍本古卷。叶行想找的线索,可能就在这批珍本古卷中。

  

  叶行对丁齐道:“我费了不少工夫,好不容易才打听清楚一件事。当年的赤山寺中,藏有一部名叫《方外图志》的古卷,也不知是哪一朝哪一代传下来的。文革时赤山寺被拆毁,东西都不知道哪儿去了,我原先是按照这个思路找的,结果毫无线索。

  

  后来我突然想到,也许这部古卷不是文革的时候弄丢的,而是解放前就被张锦麟带走了。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张锦麟后来又把它捐献给了境湖大学图书馆?丁老师,你就在图书馆工作,不妨去找一找。如果真有这么一部古卷,将里面的内容记下来就行。”

  

  丁齐想了想道:“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么一本书。”

  

  叶行:“也不一定是书,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只是知道它有可能收藏在境湖大学图书馆。”

  

  丁齐:“境湖大学有几百万册藏书,这些年的很多校友、归国人士、文化名人也捐献了不少,其中也有很多古卷。有很多到现在都没有修复整理呢,想找可不容易。”

  

  叶行:“那就要麻烦丁老师了,我特意给你准备好了设备,你可以用它拍下来。不论你能不能确定就是我们要找的《方外图志》,只要是有嫌疑的古卷,你就拍下来保存,我可以再找专家来辨认。”

  

  说着话他递过来一样东西,是台超高分辨率的数码相机,只有名片大小,厚度不到一厘米,非常地小巧,可以很方便地揣在兜里随身携带。它还有伸缩光学镜头,配了照明射灯,特别适合近距离拍摄各种文件资料。

  

  丁齐拿过相机研究了一会儿,抬头道:“叶总,你是早有预谋吧?”这话问得好突然,叶行的笑容有点发僵,一时不好回答,屋里的气氛也僵住了。

  

  丁齐又不傻,当初叶行聘请他时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他不要辞去图书馆的工作,他就觉得很奇怪。涂至和卢芳都认识叶行,而且叶行都向他们推荐了丁齐,所以丁齐昨天晚上才会去找叶行询问。

  

  今天又听说了这么一件事,再结合种种迹象,丁齐已然反应过来,这些都是套路!叶行早就设计好了,就是想利用他去一步步调查所谓的方外之地。

  

  假如换一个人,就算意识到了,也可能只会在心里琢磨、给对方留点面子,而丁齐则是立刻就当场挑明了,这也让叶行感觉很尴尬。

  

  叶行不说话,丁齐也没有移开视线,就这么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叶行才干笑道:“丁老师,有些内情您并不是很清楚。想当初田相龙曾找过江湖高人给田琦看病,是通过我介绍的门路,所以我也知道一些情况。

  

  田琦说过,他去过一个地方,是什么地方现在您已经知道了。他是精神病嘛,说的话也没人当回事。

  

  至于涂至,他父亲其实也找高人给他看过,时间还在田琦之前,也是通过我介绍的门路,所以我也听说了他的情况,但当时并没有留意。可是后来又听说了田琦的情况,就不可能不留心了。

  

  田琦死在你眼前,他最后见过的人就是你,而当时你又把他催眠了。我是几个月前才打听到境湖大学图书馆有一批张锦麟捐赠的珍本古卷,而您又恰好到了图书馆工作。我不去找您又找谁呢?您就是我的线索!

  

  但是您不要多心,就算没有这些事,博慈医疗也会聘请您,您的确是我们所急缺的专家。”

  

  丁齐颇有些无语,涂至的父母认识刘丰那样的专家,还要去找什么所谓的江湖高人,但转念一想倒也正常,身为国企领导的卢芳,既来找他这样正规的心理医生,同时也不去找了阅江寺的高僧吗?在普通人眼中,不论是谁,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就行。

  

  丁齐淡淡笑道:“叶总啊,你的门路还挺广啊!”

  

  叶行也陪笑道:“江湖中人嘛,就是路子多点、人脉多点,办法也多点,要不然我一天到晚怎会那么忙?”

  

  丁齐:“叶总,其实你不必绕这么大弯子,当初直接说就行。”

  

  和丁齐这种人打交道,最好的方式是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出来,别玩什么心眼,其实玩也没多大用处。丁齐是位优秀的心理咨询师与心理治疗师,他的习惯是面对问题,打开他人的内心的世界寻找真相与根源,甚至是直接触及内心深处的种种隐秘。

  

  叶行反问道:“丁老师,如果我一开始就说出这样一件事,您会相信吗,又有什么人会相信呢?……其实城建集团的卢总,也是我前不久才认识的,在酒桌上听说了她的事,当即就吃了一惊,赶紧想办法把她推荐到您这儿来了。”

  

  这倒是个合理的解释,就算当初叶行对他说了这件事,丁齐也未必能信,弄不好还会怀疑叶行也是个神经病。但丁齐一直看着叶行的眼睛,心中还有另一种推断。

  

  手里拿着锤子的人,眼中便在寻找钉子。叶行一直在寻找方外世界的线索,而他所知的两条线索恰恰都和丁齐有关。田琦死于丁齐手里,丁齐事后又恰好到了图书馆工作,很难让叶行不怀疑丁齐也是“同道中人”、也在寻找同样的东西。

  

  叶行将丁齐聘请到博慈医疗,并将涂至和卢芳先后介绍到他这里“看病”,就是一种观察和试探。假如丁齐也知道某些内情,并在寻找同一个地方,那么就等于丁齐在明、叶行在暗,叶行可以利用丁齐找到他想要的线索,打的是一手好算盘。

  

  丁齐见到卢芳后,就直接跑去找叶行问了。叶行这才明白丁齐原先并不知情,话已经说开了,所以才有了后一步的打算。丁齐并不知道古卷的事,叶行又希望通过他找到那部古卷,所以才告诉了他这些。

  

  丁齐想到这些,看着叶行又问道:“多谢叶总告诉我实情!可是您的江湖套路太深,我心里有点打怵。假如还有什么没说的,您现在就都告诉我吧,我别不知不觉又被您给利用了。”

  

  对于丁齐而言,这番话其实也是一种反应测试。叶行尴尬地摆手道:“您这话说的!我当初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出来也怕您不相信。现在既然您相信了,那就好办了。我只是想找到那个地方,而丁老师您也想,我们就有了合作的基础,对不对?”

  

  丁齐已大致心中有数,便没有多说什么,收起相机道:“好的,我确实很感兴趣,一起合作吧,看看能不能找到。”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30、我爷爷是庙里的领导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