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33、解锁

033、解锁

丁齐没什么尴尬的反应,只是有些腼腆地笑而不语。刘丰又问道:“丁齐,你是真的不回学校了?”

  

  丁齐:“谢谢导师还有赵馆长,但我有那样的履历档案,也不适合再回来。”

  

  刘丰盯着丁齐看了半天,仿佛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又突然露出了笑容,他很开心地笑道:“丁齐啊,我一直很不放心你!但是你现在不仅看得明白,而且活得认真,尤其是今天能有勇气拒绝这个机会,我今后也就能放心了。”

  

  丁齐低下头道:“其实人做出选择,比如说拒绝什么,凭借的主要不是勇气,而是端正的观念。就像古人说的,敬以直内、义以方外,不直内又怎能方外?”

  

  刘丰点头道:“做选择不仅要有勇气,更要靠端正的观念,这话说得好!让我想起了一句流传全国的宣传口号。”

  

  丁齐纳闷道:“什么口号?”

  

  刘丰:“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丁齐正端起杯子喝水,听见这话差点呛着。导师的这个比喻真是绝妙,换个人恐怕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解决重男轻女的陋习,并不是要求谁就有生女儿不生儿子的勇气,而是一个社会观念问题。观念是现实所导致,但很多固有的观念,往往都滞后于现实的发展情况。

  

  师生两人不禁都笑出了声。恰在这时,有人敲门进来,是拿着一个文件夹的钟大方。钟大方是来找刘丰签字的,进屋时眼神有些惊疑不定,但随即便满面春风道:“小丁师弟也在啊!导师,你们在谈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见刘丰有正事,丁齐便不再打扰,和导师打了声招呼便告辞出门,心里还在琢磨导师刚才说的话。正因为他拒绝了图书馆工作正式编制的机会,导师才对他真正放心了。这也说明了丁齐有了自己的底气,底气源于心境,他的事不需要刘丰再去过多地操心。

  

  刚才刘丰半句都没有提到佳佳,丁齐当然也没问,两人心照不宣。有些事既然过去了,就没必要再说了。

  

  境湖大学图书馆的研究成果上了新闻报道,叶行也打听到了内情,还特意来找丁齐道:“你这活干得,真是出奇了!我们要找的东西没找着,你却搞出了重大发现成果。我就想不明白了,古代的春宫图有啥意思?感兴趣的话我请你去夜总会,现场表演活春宫。”

  

  丁齐:“好啊,谢谢叶总了,就等着您请呢。但我可听说警方最近正在大干呢,从严整顿文娱场所、重点加强扫黄打非工作。”

  

  叶行:“丁老师在警方有熟人,知道什么情况就及时告诉我一声……我当然要好好请你啊,但是你先得把东西找到。你发现的那套《十荣》,肯定有图片资料,给我也见识见识呗!”

  

  丁齐:“叶总不是说没意思嘛,看那个还不如去夜总会现场表演活春宫。”

  

  叶行咳嗽一声道:“丁老师可别误会,我是以研究和欣赏艺术的目的,解锁古代已经失传的新姿势,不,新知识!”

  

  丁齐:“叶总可以上网去查,新闻带配图,网上都有。”

  

  叶行:“网上的图片分辨率不行,我当然想看高清晰大图。就用我给你的那个相机拍,相机你随身带着了吗?”

  

  丁齐:“图书馆做内部保存的高清晰资料图,我手机里就存了一套,现在原图发送到你的微信上吧,你回去慢慢撸。”他当场就发送了图片,只是费点流量而已,回避了相机的事情。

  

  丁齐的工作方法果然很有效率,又过了一个多星期,他终于在张锦麟捐赠的珍本古卷中发现了《方外图志》。有此发现纯属意外,在正常情况下,就算他看到了那卷东西,也不可能认出来。

  

  发现了明代大画家仇英所作春宫套图《十荣》的清代刻本后,丁齐接着开始整理其他的古籍。还是从图卷类开始,这次他打开的是一卷经文。打开之后他就微微吃了一惊,这是手绘本长卷,内容是《妙法莲华经》,不仅图文并茂,而且显然曾经过了精心的修复。

  

  经文和图画都绘在宣纸上,然后用绸缎装裱。这样的经卷在这批古籍*有七卷,每一卷都宽三十二厘米,打开之后长达五点六二米,卷起后呈直径六公分的圆筒状。

  

  发黄的古卷保存得非常完好,经文是用蝇头小楷工工整整地书写,字迹错落疏密很有规律,留白处则有大量佛教绘画,题材包括各种菩萨、明王、飞天、莲花、七宝、法器、法会与佛国景象。

  

  绘制图文的宣纸和装裱宣纸的绸缎,明显不是一个年代的东西,说明此物经历过重新的装裱修复。

  

  古卷上只有经文和佛教绘画,并没有其他的留款,暂时还不好判断准确的年代,根据纸质及其氧化程度以及绘画风格,丁齐初步推断是清中期的东西。丁齐并不是考古学家,只是在图书馆工作的时间长了,相关书籍读得多了,有那么一种模糊的印象而已。

  

  《法华经》共七卷二十八品,这里是一卷不缺,此物应该就是赤山寺当年的收藏,难得保存得这么完好。丁齐在整理登记、编制索引的同时,也要制作影像资料。毕竟这样的古卷今后有谁想去研究,直接翻动原物的次数越少越好。

  

  五点六二米的长卷,首先放在专门的工作台上,拍摄从头到尾均速推进的视频。然后再按照统一的规格,一幅幅拍摄局部画面,最后用技术手段拼成完整的高清晰大图。

  

  在第七卷《法华经》最后,装裱经文完毕留下的空白处,丁齐发现了一张应该是修复者接裱上去的宣纸。有人在上面留了一段记录,他才了解到这七卷经文的来历。

  

  清代雍正年间,赤山寺有一位僧人法号昙华,发愿募资修经,终生托钵四处化缘,延请了当地著名的书画家绘制了这七卷经文。手绘本保存于寺院中,然后又请来高手匠人雕刻成石板,镶嵌于药师殿的地基四周,一直到嘉庆年间、昙华圆寂后才彻底完成,

  

  民国二十六年,也就是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沪淞会战失利,紧接着南京失守,日寇沿长江西进,战火很快蔓延到境湖一带。兵荒马乱中,不少达官贵人举家逃亡,跟着撤退的大部队逃往江西、湖南一带,老百姓也纷纷逃到乡下躲藏。

  

  赤山寺的和尚也几乎跑光了,在隆隆炮火声中,有位经律院执事僧法号行甫,用一根扁担挑着两口樟木箱子逃进了山中。那时赤山寺在市郊,所谓山中也就是离赤山寺不远的、无人居住的荒丘野林。徒步挑着两口沉重的箱子,他也不可能走得太远。

  

  山中有一座隐蔽的岩洞,为赤山寺历代高僧闭关参悟之处,所以行甫才知道这个地方。他用乱石封住了洞口,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直到抗战胜利之后,赤山寺的新任住持也就是那位张锦麟先生才带着僧众找到了这里。大家打开山洞一看,行甫坐在那里早已圆寂。

  

  其灵骨旁放着两口樟木箱子,身前的空地上有火烧的灰烬痕迹。樟木箱中是赤山寺收藏的重要经卷,其中就有这七卷《法华经》。行甫挑着箱子逃进山中时,天上正下着大雨,他在路上不小心滑了一跤,其中一口箱盖摔开了,有不少经文都淋湿了。

  

  行甫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洞中生火将这些经卷烤干,再放入箱中封存,防止被虫鼠蛀咬。有的经卷可能当时没有干透,又在箱子里捂了这么长时间,保存状况已经非常恶劣,卷如焦炭状令人碰都不敢碰。

  

  赤山寺僧众伏地恸哭,纷纷要求住持立塔撰铭供奉行甫灵骨,再请高手匠人修复这批经卷。张锦麟还真请来了一位高手,此人名叫吴太询。吴太询用了两年多的时间,修复了这批经文古卷,其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七卷《妙法莲华经》。

  

  当未修复的经册还剩下最后一卷时,吴太询家中有急事必须返回。《法华经》最后一卷所附宣纸上的记录,就是这位吴太询写的。

  

  吴太询感叹,身为江湖册门传人,此次在赤山寺修复经卷,是他有生以来付出心血最多的一件事,也尽展所得传承技艺。但还有最后一卷《方外图志》尚未修复,实为人生憾事,暂收于金丝楠匣中,以待来年再修。

  

  看到这一段记录,丁齐取出了柜子中的一个小木匣。他整理这批珍本古卷时,其实第一个打开的就是这个木匣,但是看了半天没敢动,只得又放了回去。

  

  假如事先不知道木匣中放的是什么东西,几乎谁都认不出来,它就像一根木炭,大小就似小超市里两块钱一根的粗火腿肠。

  

  此物原先应该是一卷装裱在衬纸上宣纸图册,淋湿后又烤干,但当时可能已经打不开了,外面烤干了里面还是湿的,又装在箱子里闷了很久,质地早已发黄、发褐、发脆,根本无法辨认。丁齐也没敢乱碰,此物给他的感觉只要打开就得碎成渣。

  

  没想到这就是《方外图志》,东西是找到了,可是根本没法查看啊!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位修复大师吴太询,其人自称江湖册门传人。册门是江湖八大门之一,叶行也自称是江湖疲门传人。

  

  丁齐以前并不了解什么江湖八大门,就算有所耳闻,也没什么清晰的概念,只以为是过去走江湖卖艺的各种行当。但是叶行给他推荐了一本书,里面倒是有不少详细的介绍,还有种种江湖门槛术、盘局术的讲解。

  

  旧时代的江湖术,分为惊、疲、飘、册、风、火、爵、要八门,涵盖走江湖混饭吃的种种手段。但是真正的江湖八大门,究竟可远不止这些,而是这世上一切人为之道。 三山五岳、五湖四海,上至庙堂之上,下至市井之间,皆称江湖。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世间一切行事之术,皆可称江湖术,古有八大门之说。然而自清末民国以来,所谓江湖术已经沦为流浪艺人骗口饭吃的小手段,这是狭义的江湖,如今很多人所谈的旧社会的江湖八大门,已经完全是狭义了。

  

  广义而言,八门各有玄机。

  

  惊门,是江湖八大门之首,主要是研究吉凶祸福,为人指点迷津。那么如今看相算命的都算惊门中人。惊门始祖是伏羲与周文王,传说伏羲画八卦而文王演周易。江湖术士们常拜的还有另外一位祖师爷就是汉代的东方朔,据说东方朔曾经就在长安城中摆摊占卜。

  

  如果说惊门也有经典的话,那就是《易经》。

  

  江湖八大门以惊门为首,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它研究的是天道变化。惊门一旦精通,则其余七门江湖术都可触类旁通,推演吉凶祸福世事变化本就是世间道的核心。现代的算命先生恐怕没这个本领,但是看人的眼力活还是基本功,而江湖术总而言之就是看人下菜碟。

  

  疲门,讲究的是行医济世之道。这里的行医不仅包括江湖游医,也包括坐堂医生,甚至包括古代的巫祝等等,只要是用各种办法给人看病,皆归疲门。疲门中人拜的祖师爷有两位,医圣张仲景与药王孙思邈。但是如今说江湖疲门,大家指的大多都是游方郎中。

  

  疲门仅次于惊门位于江湖八大门之二,地位也很重要,因为它研究的是人自身的学问。严格说起来疲门的始祖是黄帝轩辕与炎帝神农,他们也是传说中的中华民族始祖。疲门的经典当然是《黄帝内经》与《神农本草经》。

  

  飘门,讲究的是云游求学之道。飘门的祖师爷是孔子,这恐怕是很多人想不到的。而时至近代,江湖杂耍卖艺、登台现演的,甚至烟花妓女,都自称飘门中人。

  

  册门,讲究的是考证今古之学。册门的祖师爷是司马迁。时至近代的江湖术,捣腾真假古董的,卖春宫的,经营字画的,都自称册门中人,甚至还包括盗墓的。

  

  风门,研究的是天下地理山川。风门的祖师爷据说是郭璞,那么如今的风水先生、阴阳宅地师都是风门中人了。

  

  火门,讲究的是各种养生之术。火门的祖师爷是葛洪葛天师,经典包括《抱朴子》、《参同契》等。那么炼丹术、炼金术、房中术都是火门江湖人的把戏了。

  

  爵门,讲究的是为官之道。传说爵门的祖师爷是鬼谷先生,经典是《鬼谷子》与《战国策》,鬼谷先生有两个很有名的弟子苏秦和张仪,传统爵门讲的其实是纵横术。自近代以来,买官卖官的把戏,包括以官方机构的名义诈骗等等,也算是爵门的江湖术。

  

  要门,因乞讨要饭而得名,讲究的是落魄之道,各种手段门槛多事示人以卑弱。这一门的学问深奥,时运不济时该当如何自处又如何渡厄?要门的祖师爷据说是朱元璋,还有一说是柳下拓,其究竟已不可考。

  

  近代以来,打莲花落要饭的,吃大户打秋风的,装作僧尼化缘骗人的,甚至下药拍花的,都可算要门中人。

  

  由此可见,江湖八大门包罗万象,讲的就是人世间做事的手段与道理。而江湖术本身没有什么善恶好坏,就是各种手段,但是江湖中人良莠不齐。而近代的江湖八大门讲的几乎都是江湖把戏了,归于狭义的“走江湖”之中。

  

  古时江湖中人有两种讲究:“里”与“尖”,也称为“术”与“道”。里指的是手段,类似生意经,要揣摩人的心理,琢磨运用何种方法才能达到目的;尖指的是真本领、真正的功夫与追求的大道。

  

  比如疲门讲行医,“里”指的就是怎么故弄玄虚能忽悠人,而“尖”指的是真正的医术本领与医道修为。

  

  在世间行事,这“里”与“尖”二字不可偏废,否则就算你有真本事,也未必有人肯买帐,古往今来天底下怀才不遇之人多的是。俗话说“尖中里,了不起;里中尖,赛神仙!”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近代以来走江湖的术士艺人,更多的是研究坑蒙拐骗的手段,大多沦为下九流了。其实江湖术本身是一门大学问,如果善用此中之道,足以行走天下立足谋身。

  

  时至今日,以各种术法以及江湖手段谋生的八大门,早已消失在现代文明社会的喧嚣中,但其包罗万象的各门传承,仍以另一种方式在我们的身边若隐若现,几乎无处不在。

  

  如今想看到《方外图志》上的内容,必须先请高手修复才行。对比尚未修复的《方外图志》与已经修复的《妙法法华经》,吴太询的技艺简直是巧夺天工,魔术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魔法呀!

  

  丁齐心想,既然叶行也是江湖八大门的传人,就让他再去找这等奇人异士吧。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33、解锁 的精彩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