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外:消失的八门>034、我们都是第一次

034、我们都是第一次

如今再想修复这卷《方外图志》,比当年的册门高手吴太询修复《法华经》更难,对已经遭损毁的古卷而言,时光是最大的伤害,毕竟保存时间又过去了七十年。

这天回到公寓后,丁齐给叶行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自己的最新发现。《方外图志》已经找到了,但必须要找高手修复,否则连看都没法看。他还将那卷东西的照片发到了叶行的手机上,让对方有个直观的认识。

叶行刚开始是狂喜,后来又大感懊丧,挂断电话看了照片之后,过了好一会儿,他给丁齐回微信道:“我来找人修复,但现在需要高清晰的、各个角度的照片,越清晰、越详细越好。尽快给我,就用我给你的那个相机拍。”

丁齐这次倒没有再玩心眼,他将那台相机带进了302库房,将能拍的资料都拍下来了,包括《妙法莲华经》上吴太询留的记录、那个木匣、打开木匣后的卷册,还小心翼翼地将那件木炭搬的卷册拿出来拍摄了各个角度。

他自己保存了一份拷贝,当天晚上就连着相机一起给叶行送过去了。

但丁齐还留了一个心眼,没有着急将最近发现的“成果”汇报上去。按玩古董的行规,刻本的价值当然不如手绘原本,但也要看是什么东西。已经失传的《十荣》套图是一个重大发现,比这七卷《法华经》要珍贵得多。

但这七卷《法华经》,尤其是经卷最后还有吴太询所附的记录,也承载了一段重要的历史,经卷本身就是文物了。对于文玩界和宗教界来说,此物必然是宝贝;对于图书馆而言,这个发现也是另一个重要成果。

丁齐刚刚搞出来一个重大成果,假如紧接着再搞出来一个重要成果,必然有人会坐不住了,定会认为这批馆藏的珍本古卷大有价值甚至是价值连城,不可能再让他一个临时工单独负责整理工作。

《方外图志》尚未修复,里面的详细内容更没看到,此时不可节外生枝。所以丁齐暂时没有去邀功报喜,反正这批古籍还没整理完呢,先不声不响继续整理再说。

这天夜里,丁齐做了一个梦。梦中似是一座西式的庄园,庄园里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中央摆着一张中式的黄花梨长案。有一名男子穿着对襟盘扣绸衫,坐在案前正在品读古卷。此人的年纪不太容易分辨,身材非常魁梧敦实,梳着背头。额前的头发一直向后梳到耳际,乌黑发亮。

丁齐从来没见过此人,但醒来后却意识到自己梦见了谁,应该就是解放前赤山寺的那位住持张锦麟。

张锦麟当年不知从赤山寺带走了多少东西,如今境湖大学收藏的珍本古卷只是其中一小部分。那些曾经遭到损毁的经卷,也是解放前张锦麟请吴太询来修复的,可是他为何要将《方外图志》放到了最后?

听吴太询的语气,他还想着把家里的事情忙完后,再回赤山寺将最后一卷东西修复完毕、不留遗憾。可是很显然,他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张锦麟带着东西跑路了。在其后长达几十年的时间内,张锦麟始终将这批东西带在身边,却为何一直未找人将它修复呢?

也许是很难再找到吴太询那等高人巧匠了,也许是他不想修复。叶行说赤山寺历代住持可能都在保守着一个秘密,可能张锦麟并不知道这个秘密,或者他也不想再知道。毕竟张锦麟早已不是和尚,而赤山寺亦已无存。

可是就这么一卷未能修复、无法辨认的东西,张锦麟却一直留着,在去世后又捐献回了境湖市。他是怎么想的,如今已无法询问,丁齐却感受到了其人那种复杂的心态,就似是一段跨越时空的心灵感应。

谁说只有坐在咨询室里,面对面时才能看到对方的内心。哪怕素不相识,哪怕远隔时空,哪怕对方早已不在这个世上,也依稀可见。因为他们留下了行迹,行为取决于意志与动机,而意志与动机又反应了其人的思维和认知。

丁齐因为这个梦沉思良久,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的椅子,仿佛张锦麟就坐在那里,而他正在给对方做一场心理咨询或精神分析。就在这时,叶行又来电话了。

叶行已经请来了能修复古卷的高手,要介绍给丁齐认识,让丁齐中午过去一趟。丁齐今天上午正好有心理门诊预约,先去医院完成了坐诊,然后再上三楼去找叶行。推门进去之后,他一眼就被茶几上的东西吸引了。

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巧而古旧的金丝楠木匣,匣盖是打开的,里面放着一卷木炭状的东西,看大小就像一根粗火腿肠。丁齐顺手带上门,惊呼道:“叶行,你把图书馆里的东西偷来了?”

叶行没说话,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位年轻人却笑了:“是丁老师吧?做个自我介绍,我叫石不全,江湖册门弟子。这东西不是从图书馆偷来的,而是我根据你提供的资料,赶工做出来的仿品。

刚才我还在担心呢,影像资料不论再清晰,很多细节也会失真,我毕竟没有见过实物,不敢保证做出来的东西有多像。现在看丁老师进门的反应,倒是放心了。如果连您都认错了,估计别人就更认不出来。”

册门高手?赝品?丁齐的脑海里同时冒出这两个词汇。叶行已经笑着迎上前来道:“丁老师,我来给你做下介绍。我的这位石师弟,不仅是江湖八大门中的册门高手,专业就是文物修复,他的导师可是大名鼎鼎的周小玄。

周小玄的名字不知道您听说过没有,他老人家在故宫博物院工作,可是我国头号文物修复专家,人称鬼手……”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丁齐以前还真没有听说过周小玄的名字,但听了叶行的介绍顿有如雷贯耳之感。

周小玄是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常务理事、高级修复工艺师,在全国文物考证以及修复界的地位,相当于刘丰在境湖市或江淮省心理学界的地位。但一个境湖市或一个江淮省,又怎能与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相比?

叶行给丁齐介绍石不全,说的话却有一大半都在介绍他的导师周小玄,卖出身、卖名头、卖门第,倒是典型的江湖习惯。

石不全赶紧插话道:“叶总,你就不要再吹我的导师了。虽然他老人家也不在这里、你怎么说他也听不见,但是‘鬼手’这个外号,我的导师向来不喜欢,总觉得江湖气太重,他老人家可不是野路子出身。”

说着话他已经从沙发上起身走到近前,和丁齐握手道:“丁老师,我可是久仰大名啊。半年前就听说过你的事迹,最近又听说了您的成果。叶总给我发了一套康熙年间的刻本《十荣》的高清晰图片资料,我才知道这原来是您的最新发现。

前两天叶总又给我发了一卷《法华经》的影像资料,居然还有册门前辈吴太询的附言。叶总说有事邀请我过来,那我就非来不可了!丁老师啊,我得感谢您。如果不是你,我也没机会欣赏到明代大家的春宫图,更没有机会领略前辈高手的技艺。

我真的很好奇,这些都是您的发现。我原先以为您只是一位催眠大师,可是催眠术应该只能把人催眠吧,难道你还能把一屋子的古籍也都催眠了?让它们自己交待情况……”

石不全今年二十六,与丁齐同岁,是周小玄带的研究生,去年刚刚硕士毕业,他是被叶行“勾搭”过来的。叶行先是给他发了《十荣》刻本的高清晰资料图,然后又发了册门前辈吴太询修复过的经卷图片以及其人留下的亲笔记录。

既是学文物修复专业又是江湖册门传人的石不全,哪能经得起这种诱惑,屁颠屁颠就跑到境湖来了。不用叶行开口求他,他就主动要求设法修复吴太询所说的《方外图志》,甚至连报酬都不要,看他的意思,恐怕连倒贴都愿意。

丁齐对石不全的印象很不错,比他对叶行的印象好多了。石不全个子一米七出头,留着寸头,相貌虽普通但也称得上端正,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这种干净可不仅是指衣着整洁,而是无形中的某种气质。

石不全早就听过丁齐的名字,因为那桩轰动全国的新闻热点事件,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十荣》刻本的发现者居然也是丁齐,更令他激动的是,丁齐居然还发现了册门前辈留下的东西。他握着丁齐的手半天没松开,话也说得很多,很有点见到“名人”的激动。

丁齐对石不全的这种气质很熟悉,他在学校里工作,在同龄人中感受到最多的就是这种气质,便是俗话说的书生气。这位带着书生气的江湖八大门传人,说话还有点逗逼,见到丁齐更有些自来熟。

丁齐还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是石不全的手很嫩,皮肤就像小孩子,但骨节却很有力。其二是石不全没有戴眼镜,而且也没有戴隐形眼镜,这本不算什么特征,但至少在丁齐身边,读完硕士的学生不戴眼镜不多。

丁齐自己就是一个例外,他的视力很好,不需要戴眼镜,但是女友佳佳当初给他挑了副平光镜,说戴着更显儒雅、更像个大学老师,这些年他也就戴习惯了。

丁齐握着石不全的手问道:“石先生,您认识吴太询吗?”

石不全答道:“我听说过这个名字,是我们江湖册门的前辈,可惜无缘当面啊,他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论起来,他还算我师父的师父的师弟,也就是师叔祖。”

丁齐:“那就是周小玄教授的师叔喽?”

石不全摇头道:“不不不,周小玄教授只是我的导师,与江湖册门传承是两回事。我正因为是对文物修复专业感兴趣,才报考了他老人家带的研究生。”

叶行在一旁插话道:“你们两个大男人,能不能先把手松开?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不是丁齐不松手,石不全一直只顾着说话,忘了还在握手呢。几人在沙发上坐下后,叶行又指着茶几上的木匣道:“我石师弟做的这件仿制品,丁老师还满意吧?”

满意?丁齐随即便意识到什么,有些意外地问道:“这东西足以乱真,难道你们是想玩调包计,把真的从图书馆里偷出来?”

石不全赶紧解释道:“不是偷,就是暂时换出来,狸猫换太子那么换。等我把它修复好了,再悄悄换回去。我们这也是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向吴太询前辈致敬,而且证明我的技艺已不亚于前人。”

丁齐却盯着叶行,叶行只得也解释道:“《方外图志》的内容关系重大,而且只有我们知道,其中应该就有我们要找的方外世界的线索。在没有找到之前,最好不要节外生枝。东西还是拿出来修复更稳妥,这样可以确保我们在第一时间看到里面的记载。”

石不全又说道:“假如真有传说中的方外世界,能找到当然是最好不过,但我们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就是怎么修复古卷更方便。丁老师,我绝对没有偷东西的想法,但是干这种工作,需要专门的工作室,还要一大堆东西,更需要不受打扰的时间。

我可不是周小玄导师,也不是你们图书馆的员工,不可能自己进图书馆去修复,你们图书馆也不可能提供我所需要的条件。要想让古卷重见天日,让已故去的吴太询前辈不留遗憾,就必须把东西拿出来专门修复。”

见丁齐还没有点头,叶行又做了一番说服。他告诉丁齐,根据《方外图志》的保存现状,国内能叫得出名且有本事将它修复的专家,如今不超过两手之数,石不全的导师周小玄就是其中之一。

且不说境湖大学图书馆愿不愿意请这样的修复专家,也得能请得来才行。这些修复专家都很忙,有数不清的重要文物和重要典籍等待修复,工作日程表恐怕都排到下个世纪了。至于石不全,倒不在叶行说的这两手之数中,因为没人知道他,可他也是有这个本事的。

《方外图志》的保存状况堪忧,继续放下去,到最后恐怕就彻底无法修复了。叶行他们所做的事情,其实是在挽救古卷。

叶行说话的时候,石不全也连连点头,确认这些都是事实。丁齐最后无奈道:“好吧,我配合你们把它拿出来修复。你们说的也是实话,否则它的命运很可能就是永远不见天日,放到最后也就彻底损毁了。”

皆大欢喜,石不全又说道:“叶总对我讲了方外世界的事情,但他说的云山雾罩的。丁老师,我想听您亲自介绍一下您的发现。”

在这个场合,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丁齐将自己的发现经历详细介绍了一番,最后看着石不全道:“石先生,您信吗?”

“我信!”石不全答得倒挺干脆,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小时候跟随便师父学艺,稀奇古怪的事情听说得多了,师父不会骗我的,我一直想亲眼见识见识呢。其实这种事情,无所谓我们信与不信,只在于它是不是真的。丁老师好像已经找到证据了,所以我信。”

这个人倒是不难沟通,又聊了几句,叶行请客一起吃了午饭。大家都很上心,事不宜迟,说干就干,决定下午就把《方外图志》给换出来。

丁齐开车带着石不全以及他做的仿制品一起去学校。在路上,丁齐问道:“石先生,你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修复古卷?”

石不全:“丁老师可叫我叫阿全就行,不用总叫石先生,怪别扭的,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阿全。”

丁齐:“那你也别总叫我丁老师了,就叫丁齐。”

石不全:“那不太好吧,您可是有成就的名人。想当初我刚跟着导师干活的时候,不管去哪儿,总是有一堆不认识的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导师就告诉我,这种情况一律叫老师。我后来一想也对呀,祖师爷说过,三人行必我有师嘛……”

丁齐赶紧打断他道:“阿全啊,你不用叫我老师,我们互相学习。你说认识你的人都叫你阿全,那叶总怎么叫你师弟呢,他跟你是同一个师父吗?”

石不全笑了:“据我所知,叶总并没有得到八大门中哪一门的正式传承,他只是接触过,然后自称疲门传人。我师父可不认识他,他叫我师弟,就是想在你面前显一显,表示他也是江湖八大门传人。但他也不能算完全不懂行,八大门的事情多少也了解一些。”

丁齐已心中有数,又问道:“阿全,你还没告诉我呢,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修复古卷?”

石不全皱眉道:“这可说不好,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不真正打开它,就不清楚具体的保存状况。按叶总的意思,我们不需要将古卷完全修复,只要能得到其中的内容就行,找到方外世界的线索,就达成了目的。但我的想法不一样,既然干了就要干好,当然要彻底修复……”

他一开口又说了很多,甚至介绍了很多文物修复工作中的细节,比如遇到什么情况应该怎么办,曾经有一幅撕碎的画,他帮着一片片拼贴装裱花了多长时间,自己还犯了什么错等等。反正路上无事,丁齐就当成听新奇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学校图书馆楼下,丁齐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做了一个深呼吸。虽然话说得好听,是为了挽救古卷、是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但到了真要动手的时候,还是难免感到心虚。丁齐很清楚,这事实上就是偷东西。

石不全凑过来问道:“丁老师,您好像有点紧张,是第一次偷东西吗?放心好了,这里是图书馆又不是五角大楼,你还是内部人,很简单的,拿进去换出来就是了。”

丁齐笑了笑:“俗话说做贼心虚,确实不假,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呢。”

石不全点头道:“理解理解,凡事都有第一次,过去了就好了。假如你被人抓住了……”

丁齐赶紧道:“打住打住,不会的……你怎么又叫我丁老师了?”

石不全深吸一口气道:“我也有点紧张,一紧张就喜欢叫人老师。”

丁齐看了他一眼:“这么好的手艺,做得仿制品足以乱真,但你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吧?”

石不全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我们都是第一次。”

100%

新书推荐点击书名即可阅读 徐公子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 值得一看

看网友对 034、我们都是第一次 的精彩评论

’);})();